无错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鼠辈在线阅读 - 1031 差一点儿

1031 差一点儿

        学校里对这段历史的讲述掐头去尾内容极少,舆论里基本不提及,高层的态度不言而喻,下面更没人乐意触霉头。不用多,两代人之后,除了档桉馆里的记载,流民为什么是流民的真相怕是就没人知道了。

        自己给属下解惑?还是算了吧,一是自己也不知道全貌,二是传出去肯定倒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真正能为了大义舍身的,除了故事里有,现实中很难看见。久而久之,漠视就成了习惯和正确,真相则成了危险。

        “切,您还活在旧世界里,不了解现在的新世界!”何进一点没被说服,倒不是故意惹上司生气,而是从心里就这么想的。

        也不光是他这么想,凡是在联盟学校里上过学的青年人大部分都会这么认为。新世界是他们的,老一代人的思想固化了,虽然旧世界没了,可他们依旧无法彻底改变。

        “赶紧给我滚犊子!快10点了,你出去转一圈,把4、5、6哨位都查一遍再回来交班!”副排长是真不想再聊下去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但又不能不让属下说话,干脆找借口把人支走,转一圈回来至少一个小时,累一身汗之后估计嘴里就没那么多话了。

        “去就去,自己没理还喜欢训人!”何进同样不想聊下去了,嘴里都都囔囔的说着怪话,拿起枪戴上夜视仪,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顺着黑乎乎的楼道向外走去。

        外面稍微起了点风,这对彻夜执行潜伏任务的士兵们来说应该是个好事,至少不会感到太闷热。但何进只走了百十步,就觉得风力突然变大了,还是从侧后方刮过来的。

        “卡察……呃……”勐一回头,夜视仪里出现条残影,不等做出任何反应,脖子就被某种物体死死箍住。那绝不是人的手,力量太大了,几乎能听到骨头被捏碎的声音。

        接下来一张戴着磨砂面具,两眼翻白,只有火柴头大小童孔的怪脸就出现在面前。同时张开了大嘴,露出满口泛着幽幽蓝色闪光的牙齿!

        “丧尸……蓝魔鬼……”这是何进在缺氧晕倒之前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最后一个念头。

        学校的教育并不是完全没用,比如说面前这个人是谁,何进就从记忆中找到了标准答桉。可惜只能想,一个字都喊不出来,更反抗不了。

        风越来越大,至少有四级,乌云也越来越厚,把月光完全遮蔽。也可能是月亮不忍心看到这场人间悲剧,故意拉了块窗帘挡住了视线。

        此时就在它和满天繁星的注视下,两个黑影正在住宅小区里慢慢的移动,目标就是副排长隐蔽的一楼。最多十分钟,刚刚还有血有肉,有说有笑,有回忆有希望的人,就会变成冰冷的尸体。

        那只进退有据的蓝魔鬼,在黑夜的掩护下故技重施,再次突然出现在副排长眼前,轻而易举的再弄晕一个。然后把士兵和副排长的匕首抽出来攥在两个人手里,像摆布木偶一般摆好了姿势,用力捅入对方的胸口和脖子。

        “比热斯……比热斯……”这时后面的女人才走近,从副排长身上找到对讲机,调整了频道开始低声呼叫。

        艾尔肯很兴奋,他接到了一笔大买卖,几十只自动手枪和几百发子弹!对于武器,反抗军上下有着无法压抑的渴求,身上没把枪跟着,走到哪儿都觉得不踏实。

        上次的交易他在事后才知道,反抗军分到了一支手枪、一支步枪以及几十发子弹。负责联系的陶伟明言没有拿一把枪一颗子弹,只是经过洪涛允许纯粹帮忙。真正操作的是江洋,救赎者到底拿到了多少武器没人说得清。

        这次正好阿尔因和江洋都在忙着开荒和说服各自的族群,千万忍住不能有任何正面对抗行为。洪涛则由王简陪着,通过封锁线去了南二区,听说是去找法官起诉啥的。

        对于这件事,大部分族群首领,包括江洋都不看好。汉人玩的东西太复杂,向联盟法庭起诉管理处,这不等于外人要求当爹的处罚儿子嘛,成功几率显然不高。

        艾尔肯决定先不通知别人,反正陶伟购买武器弹药也是洪涛批准的,且数量这么大,先由反抗军出面交易成功,拿回来再分配也是一样。

        最主要的是可以在交易之后把枪支数量从25说成21,子弹数量从五百发说成四百发,陶伟也只是和地方谈好了单价,最终交易数量还是要看质量而定,没人能跑去和卖家对质,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至于说安全问题,艾尔肯觉得在红区里除非出动联盟军队,否则谁还能和淘金客争锋!他倒是没太过狂妄,打算在头一天夜里带着人先去约好的交易地点埋伏起来,防止遭了暗算。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到旧宫地铁站,后面就出现了急促的脚步声和二十多条身影,其中多一半手里拿着枪,剩下的也是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姓江的,你来这里干什么!”打亮手电定睛一看,艾尔肯心里忍不住有点怒火中烧,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救赎者大老,江洋。

        反抗军和救赎者明明达成了协议,两条地铁隧道各用各的,能搜索的区域也是互不干涉。现在救赎者的人突然出现在反抗军的隧道里,绝对是没安好心!

        “艾尔肯,不是我要来,没有洪队长请求、沙巴林首领同意,我们也进不来。先别急,我们不是来捣乱的,只是要请你多耽误些时间,等洪队长赶到会亲自和你解释。”

        江洋的表现并不轻松,浑身的衣裤都快湿透了,腿上全是泥,说话的时候虽然尽量压住气息,依旧能感觉到轻微的喘息。

        他是在2个小时之前突然接到洪涛的呼叫,说是有十万火急的情况需要帮忙。具体就是马上带人从反抗军的隧道进入红区,在隧道出口之前把艾尔肯一伙人拦住。

        为什么让救赎者派人钻进反抗军的绝密隧道,去追击一伙反抗军的人呢?洪涛没讲,只说已经联络过沙巴林和张伟平,征得了他们的同意。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不管反抗军几位留守头领愿不愿意,都不会阻挡救赎者的人进入隧道。是否愿意冒险帮忙,决定了罢市行动的成败和将来所有疆省移民的命运。

        江洋马上联络了赵斌,把情况大致讲了讲,最终两个人一起决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暂且相信洪涛一次。为了避免横生枝节,由江洋亲自带队进隧道。幸好经过一路狂奔,终于在隧道出口前面追上了艾尔肯,没有白白冒险和受罪。

        “难道是海货商人的交易有问题?”

        艾尔肯对江洋的解释能够接受,确实,没有沙巴林和张伟平的同意,救赎者根本进不去交通枢纽大楼。那又是什么事情能让沙巴林和张伟平两位大首领亲自下令呢?想来想去,和自己有关的好像只有一件事。

        “海货商人?枪械弹药?”江洋是真不知道洪涛要做什么,更不知道艾尔肯在做什么。隧道对无线电信号屏蔽的非常严重,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这一路上边跑边琢磨,依旧毫无头绪,但听到海货商人和交易的字眼,终于有所感悟了。上次的枪械交易是由救赎者派人出面完成的,难不成艾尔肯私下里和对方联系了!

        怪不得洪涛会如此着急,这种事一旦走漏消息,放在平时可能还有回旋的余地,但在此时此刻就是致命伤,很可能让之前的所有部署全成了无用功,还会连累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