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香水与星河在线阅读 - 083// 他像误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083// 他像误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站在巴黎蒙马特高地脚下的白色广场,回头望着屋顶上那轮霓虹闪烁的荷兰风车,李非有些恋恋不舍。一晃一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就过去了,现实与梦境有些混淆。这就是让自己无限憧憬和向往的那个红磨坊吗?

        尽管随着贺文锐的离开,香州宾馆的京港娱乐城早已偃旗息鼓。但几年前京港娱乐城开业时给香水星河酒店带来的冲击,和伴随这种冲击而来的羞辱感,李非至今仍记忆犹新。这让李非那颗不甘人后的自尊心备受伤害。他下了决心要在香州建一家更好的娱乐城,以一雪前耻。

        几年时间来,在国内他已经考察了湖南、广东、上海和武汉众多的娱乐场所;他还借行业组织的出国考察机会,上次去了美国,这次又到了欧洲。在美国他重点考察了拉斯维加斯的娱乐业。这次来欧洲,以法国红磨坊为代表的歌舞表演场所自然是他最感兴趣的项目。

        对于贺文锐为什么要离开香州宾馆,李非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京港娱乐城开业后生意一直不错,一年下来就收回了大半投资。但职工股东们并没有因此而满足。原因是他们认为贺文锐个人从中捞取的油水太多。乐队、歌手、嘉宾、坐台小姐要想进京港娱乐城,都要向贺文锐交租子。效益本来可以更好的,结果给个人节流了。

        陶自谦把股东的意见转达给贺文锐,贺文锐不能接受。他坦率地说,又要马儿走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是不可能的。陶自谦一想也是,娱乐城占了整个宾馆二分之一的营业额,不都是他贺文锐的功劳?反过来陶自谦又去做股东们的工作。

        正在双方争来斗去,矛盾无解之际,上面又来了新一波的反腐倡廉运动,歌舞娱乐场所首当其冲,京港娱乐城的生意因此大受影响。正巧外地一家四星级酒店来请贺文锐去做总经理,贺文锐一甩手就走了。在政治因素和贺文锐个人因素的双重影响下,京港娱乐城从高峰跌落下来,从此一蹶不振,直至关门。幸好在经营高峰期,宾馆把娱乐城抵押给了当地的一家银行,个人的投资没有受损失。当地的银行充当了冤大头,到最终拆除变卖时,得到的是一堆不值钱的建筑垃圾。

        各位老总请注意!纷乱繁杂的街头响起了领队小吴的声音,请大家拍完照迅速到车上集合回酒店。千万不要走散。

        领队,我们可以晚一点回酒店吗?李非走近小吴问。

        为什么?领队小吴看李非一眼,看见他身后还站着他的同房——北京一家饭店的刘总——刘光亮。

        刘光亮递话说,我们还想在周围转一转。

        李非与刘光亮两人早就谋划好了,晚上要多玩一会再回去。好不容易来一次巴黎,白天看几个景点,晚上看个演出就回酒店睡觉,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都没有,太没劲。夜巴黎,夜巴黎,夜晚的巴黎真实的面目是什么样子?让他们心里充满好奇。

        不行。一路和和气气的领队小吴口气生硬地说。

        为什么?李非也显得很强硬。

        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小吴说,要同来同回。不能因为你们的单独行动耽误大家的时间。

        不就是不能等我们吗?我们不要你们等,等会我们自己打出租车回去。李非说。

        你们语言不通,怎么打车回去?

        我们用这个不行吗?李非掏出一张卡片在领队面前晃了晃。这是一张住宿酒店的卡片,出门时小吴叫每人拿了一张在手上,以防走失。

        你们知道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多远吗?小吴被这两人搞得头痛,他说,从这儿到我们住的酒店有十几公里!而且夜间巴黎很不安全,前不久就发生过中国游客遭抢劫的事件。这件事领队一路上像念经一样讲过多次。旅行社最担心的是客人的安全。

        你帮我们把相机、手机、钱包都带走,李非说,我们两人在一起,身上不带贵重物品,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刘光亮也在一边说,帮个忙。小吴。

        小吴很不情愿地打开自己的单肩包,接受了二人委托的物品,仍作最后的努力劝说道,我建议你们还是跟大家一起回去。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出点什么事我真担当不起。

        万一出了什么事由我们自己负责。可以吧?两人边说边走开。你们一定不要耽误太长时间,要尽早回酒店。看着两人的背影,领队小吴无可奈何地最后叮嘱了一句。

        这帮人真不好带,出国在外还拿自己当老总!

        在红磨坊李非算是开了眼界。他们看的是首场演出,含晚餐。第二场不含晚餐,价格要便宜许多。领队征求大家的意见,没有一个人愿意看第二场。都是总经理,出来就是准备花钱的。腰里大把的美元和人民币,不花掉还再带回去不成?刘姥姥进大观园。这里可是名副其实地开洋荤。

        和国内的演出场所不同,这里的演出大厅是带餐桌的。像会议室的长条桌,桌上有烛型台灯,椅子两边相对,从舞台的一端延伸开来。大幕拉开,哇!感觉就是两个字——惊艳。水准之高,艳而不俗。不让拍照,李非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纸笔,不敢拿上台面,就搁在膝盖上画。他要把舞台、灯光一一画下来。

        舞台是立体的,环绕的。天上地下,台上台下,前后左右,无处不是表演舞台。在十年二十年后,中国人后来居上,把这些思想和技术演艺得更加登峰造极。

        你画这个干什么?坐在旁边的刘光亮弯腰过来看。

        我要把它画下来,参考参考。

        红磨坊周边是夜店一条街。领队介绍说这里是巴黎的红灯区。香州也有自己的红灯区。在开放博彩的那段时间,曾一度达到鼎盛。后来屡经打击,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有一次晨会前,不知怎么聊到了香州的红灯区。杨越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说江北农村有个老头,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钱,来香州逛了一次红灯区,让十几岁的小姐给他提供了全套服务。出来后见人就发感慨:感谢xxx,要不是xxxx,我这一辈子也开不了这洋荤!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李非认为,香州有所谓的红灯区,这是事实。但有人编造这么一个故事出来,显然是别有用心。好在是时代不同了,过去一些犯禁的话,现在只要你不刷标语贴大字报,私下里讲讲也没有人把谁怎么样。

        上次去美国,领队说今晚的活动只要男士参加,女士在酒店休息。领队神神叨叨的。几个女老总心知肚明,不得不服从这不平等的安排。

        节目是钢管舞,美女加全裸。绿票子插在透明的袜筒里——小费的引窝蛋。一帮中国佬,没有一个人肯下蛋。

        路上领队反复叮嘱,美国的法律规定:只准看,不准摸。大家千万不要惹事。李非觉得这个在国内没有什么借鉴意义。

        在拉斯维加斯晚间的大街,酒店前的火山爆发、超大音乐喷泉和海盗船表演让他震撼。小巫见大巫,与香水星河酒店的广场表演是一个道理:吸引客人。只不过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吸引的是全世界的客人,而香水星河酒店吸引的是周边的客人。

        出国前他就想好了,一定要在美国的夜总会看一场演出。但集体活动没有这项安排。在拉斯维加斯的那天晚上,他要领队单独带他去看演出,票钱由他出。

        领队不理解:夜总会的节目都是些歌舞杂技,有什么好看的?

        我不完全是要看它的节目,我是要看它的场地。

        他告诉领队,他要在国内建一个这样的表演场所。领队听说是在县级市香州,直摇头。在米高梅酒店的秀场,他们看了最后一场十一点钟的演出。也是不让拍照,当时他就后悔没有带纸和笔。

        领队小吴在车上清点人数。有人告诉他,差湖北和北京的两位。他说,他们请了假,晚一点回。

        车上的人叽叽喳喳:他们不是去逛红灯区了吧?这些人,出国了都不老实。风流鬼!不是说不让脱团单独行动的吗?有人愤愤不平;有人感觉吃亏了。

        小吴很后悔,为什么要跟他们聊红磨坊周边的红灯区呢?这不是在馋猫面前弄鱼吗?万一真的弄出一个什么事来,算自己倒大霉了。他说不要你负责你就能免责?愚蠢!上帝保佑,让那两个家伙平安回来。

        街边灯红酒绿的店铺多数都在做同一种生意——迷你秀场。店面如同升级版的中国出租门面。每家门口都有人在拉客。这让李非想起在107国道某段看到的景象。不同的是语言和场景变了。而这里陌生的语言和场景让人感觉处处是陷阱,不敢贸然涉入。

        欢迎光临?一句蹩脚的中国话脱颖而出,吸引了二人的注意。请进——看表演——精彩的表演!终于有人可以沟通了。

        什么表演?

        正规表演。

        多少钱一个人?

        五十。

        人民币?

        美元。

        两人一合计,大约四百元人民币。看还是不看?不看,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这里可是名副其实的夜巴黎。尽管现在中国也有“夜巴黎”,但那都是冒牌货。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不对我们就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两人一合眼光,壮着胆子闯入了“虎穴”。

        穿过不大的接待厅,往里是一个二三十平米空间。几排矮长凳,一张双人床大小高矮的小舞台。这也太简陋了吧。请坐下。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坐下!演出马上开始。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从舞台旁边的一个房门出来,登上舞台开始转腰扭屁股。这让李非想起了美国的钢管舞。突然,舞者一个转身,长衣抖落,露出全幅裸体。

        不好!两人一交换眼色,起身就走。有几个人出面拦住,讲的是听不懂的语言。讲中国话的家伙不露面了。语言不通,意思能懂。从“money”“money”的叫喊中,知道他们在要钱。

        我们看了不到一分钟,不能交五十美元。两个蠢货还试图狡辩。但狡辩是徒劳的。不交钱不让走。只有掏钱。交出的绿票子就放在半人高的柜台上,有个家伙拿一根木条在票子旁边的柜台上敲打。

        交了钱还不让走?还要?不够?不是说好的五十美元吗?原以为的陷阱竟是一个无底的深渊!一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家伙出现了,提着拳头的样子像影视中打擂的大力士。嗯——!闷雷从他鼻腔滚出来。

        李非把他那点中国式精明都使上了。反复地用英语说着三个单词:巴黎——警察——朋友。他想表达的是他在巴黎有警察朋友。但是没用。人家这店说不定就是跟警察合开的。当然,这是他的中国式思维。

        据理力争没有用。那就装怂。装怂行吧?口袋都翻开你们看。只有这么多,钱都在这里。嗯——?还是那根木条,敲敲上衣,敲敲裤子。——外衣脱了的干活——在裤带压着的小口袋里,又翻出些美元来。——中国人狡猾狡猾的——行行好,请给我们留一点打车回酒店的钱!

        遭洗劫一空两人被赶了出来。回首这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李非像误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这就是夜巴黎?这就是你心中那个美好如天堂的夜巴黎?这是何等屈辱的体验!语言不通,不懂当地法律,唯一可以依靠的是领队。但这条通道已经被自己堵死。说好出了问题自己负责的。

        即便领队宽宏大量,同意帮忙,行程也不允许。行程都是一环套一环,不可能为你们这两个蠢货在巴黎多呆一天。除了自认倒霉,没有别的办法。

        第二天白天,在香榭丽大街参观,李非请假脱团去了丽都歌舞厅。他着了迷一样,不愿放过这难得的学习机会。

        从欧洲回来后,李非对自己娱乐城的构想有了大致的轮廓。这天,他在香水星河酒店的后院查看,看地块的大小尺寸是否可以满足建筑的要求。后墙院外就是人家的房子,如果在自己这边建一栋四层楼房,势必对人家的房子造成遮挡。人家会同意吗?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