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质问

第五十二章 质问

        南洛倾并不想帮秦泰然包扎伤口,毕竟这种事传出去的话,恐怕有损她的名声。

        刚才已经破例出手救了秦泰然一命,就没有必要再做这些小事。

        棠悦自告奋勇的在秦泰然跟前跪下,抱着药箱,“王妃娘娘自幼十指不沾阳春水,哪儿懂什么帮人包扎的活?大皇子殿下,这种活还是让奴婢来吧。奴婢最擅长包扎伤口,而且必然动作轻柔,绝对不会让大皇子感受到半分疼痛。”

        哼,大皇子肯定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吃王妃娘娘的豆腐。

        有她在,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大皇子失落的看了棠悦一眼,苦笑一声,“听说皇嫂可以为楚国皇子医治,怎么就不能为本皇子医治?按理说,本皇子应该是与皇嫂更加亲近些。”

        “枉费大皇子读了那么多的圣贤书,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么?不过是一点小伤,那兵器上并没有毒,大皇子的伤也不严重。让棠悦来正合适。”南洛倾开始后悔让他上马车。

        安风处理好尸体以后就开始继续驾车前行。

        南洛倾担心路上会节外生枝,她提醒安风速度再快一些,早些回御王府,也早些安心。

        过了没一会儿,马车终于在御王府门前停下。

        南洛倾迫不及待的下车,快步要回府。

        秦泰然则是再次追了上来,“皇嫂,不知还有个小忙皇嫂帮不帮?”

        南洛倾脚步一顿,回头不耐烦的看着他,“大皇子还有什么话要说?”

        “就是本皇子这幅模样回宫的话,恐怕会让父皇还有母后担心。所以本皇子想在皇嫂这儿借住一晚,等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回宫。”

        秦泰然这么说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他想要的就是能多见南洛倾几面。

        刚才南洛倾救他一命的模样,他现在还印象深刻。

        若不是南洛倾,他早就成了那些黑衣人剑下亡魂。

        南洛倾知晓,若是拒绝的话,秦泰然肯定会想其他的法子缠着她,于是点头答应。

        她没有多说什么就回自己的院子。

        而秦泰然就交给安风去安排。

        回去的路上,棠悦在她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娘娘,奴婢觉得这样可不行,大皇子看上去好像对娘娘有意思的模样。竟然直接追到了府中来。可娘娘已经成婚,也有了夫婿,大皇子这么做,不就是让娘娘难办么?”

        棠悦急得就像是油锅上的蚂蚁。

        这种事情应该要如何解决?好好的与大皇子说,大皇子能听么?

        “无碍,以后避着他点就好了。”南洛倾忙碌了一天,恨不得赶紧回府洗漱再去睡。

        睡上一觉,所有的事儿她都可以抛之脑后。

        当院门打开,南洛倾倒是愣在原地,只因她瞧见秦御修还有安雨在院子里等她。

        特别是秦御修的衣襟上已经有了些露水,瞧着应该是等了一个时辰左右。

        的确,今日回来得有些晚。

        南洛倾心里也有些发虚,但面上是丝毫不会让人看出来她内心的想法。

        “王爷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南洛倾冲着他行礼。

        同时她的心里直犯嘀咕。

        按理说这个时候他早就睡下了,这么兴师动众的在院子里等她是为了什么?

        虽说她今天出门的时间的确是长了一点,但也是为了正事,不是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昨日就已经在她这儿睡,闹得她没有睡好。

        难道是今天睡上瘾了,还要在她这儿留宿么?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她不愿意看见的。

        “这儿就是本王休息的地方。”秦御修冷着张脸,就像是活阎王似的。

        “王爷似乎忘了,这儿是妾身的院子。王爷休息的地方在隔壁。”南洛倾耐着性子与他讲道理。

        她不习惯和人一起睡,睡觉这种事情肯定是自己一个人霸占一张床最舒服了。

        “这儿是本王的王府,都是本王的院子,本王想在哪儿睡就在哪儿睡。”秦御修最近就是喜欢上这个院子,他想在这儿睡怎么了?

        南洛倾深吸一口气,疲倦道:“既然王爷想这么做那就这么做好了。妾身先去休息了。”

        她不想在这儿与秦御修斗嘴。

        在经过秦御修身边的时候,他长手一伸,直接将她拽入怀中。

        南洛倾的力气没有他大,根本挣脱不了。

        “王爷这是做什么?”

        秦御修的嗅觉十分敏感,不过是刚接触,秦御修就从她的身上嗅到了只属于男子的香气。

        “你和男人接触过?”

        男人?

        秦御修这鼻子属狗鼻子的?竟然这么灵?连这种都闻得出来?

        南洛倾淡定回答:“今天与大表哥顾瑾天见了一面,又与他一起吃了顿饭,或许是沾染上了大表哥身上的气息。”

        秦御修冷笑一声,抬手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扭过头看他。

        “顾瑾天可不用龙涎香。”

        南洛倾眉头微皱,能用龙涎香的就只有皇族中人。

        也就是说,这味道是独属于秦泰然的。

        “王爷可能是太累了,所以连味道都闻错了。”南洛倾不愿承认。

        要不然会扯出更多的事端来。

        “不说?本王也可以将一切都查明白。你若是好好说,本王还可以饶你一命。”秦御修索性用上了威胁。

        南洛倾深凝着他的眼眸,赌气道:“王爷要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安风不就好了。反正安风今日一整天都与妾身在一起。”

        她着实懒得解释与秦泰然之间的关系。

        一切都是秦泰然自作多情的跟上来,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秦御修缓缓一笑,手中的力道也跟着轻了几分,“你与秦泰然私底下见面了?”

        “偶然碰见。”

        “偶然碰见又怎么会沾染上他身上如此浓烈的香气?”秦御修眼中闪着嗜血的光。

        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旁人沾染。

        女人也是一样的。

        “都说了,王爷若是想知道,问安风即可。他是王爷的属下,一定会将你想知道的事情一清二楚的告知于你。”

        南洛倾尝试着从他的怀中挣开,但秦御修的力道太大。

        wap.

        /106/106672/28299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