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新婚夜春宵苦短

第三章 新婚夜春宵苦短

        听声音,正是方才叫她自己拜堂的婆子。

        南洛倾揉了揉酸疼的肩膀,看向四周的环境。

        夜色漆黑,灵堂莫名有几分阴森,她自从醒来,还没有好好休息过,早就饥肠辘辘。

        她也没客气,直接拿起宋玉绻牌位前的贡品,塞进嘴里。

        眼下的情况,对自己并不友好,原主想要她嫁给秦御修,她已经完成,只是这洗刷冤屈……

        先前南洛倾以宋玉绻的尸体作为筹码和秦御修谈判,但她倒是想知道那宋玉绻的尸体在哪,可原身在白日被宋玉绻的婢女约出去,压根没见到她的面儿,就被指认害死了她!

        看来想要在秦御修面前洗刷自己的冤屈,还要从宋玉绻的婢女入手。

        南洛倾深吸一口气,吃完了贡品,她随手扯下白皤披在身上,靠在蒲垫上睡去。

        她要好好休息,才能保存体力,去和秦御修斗智斗勇。

        夜深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灵堂外。

        长烟透过窗户,袅袅吹入房内。

        饶是南洛倾警觉,也不免吸入了一些进肺。

        “你们等会进去,那个小贱人可是高门贵女,便宜你们了。”

        周婆子刻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以及男人们的淫笑。

        “多谢周妈妈,我们兄弟仨,肯定会好好疼爱她的。”

        “去吧,做得好表小姐重重有赏,我就不进去了。”

        南洛倾心中一凛,楚萱儿准备的大礼,来了!

        她隐身在黑暗中,从右侧的窗户里翻身跳出去。

        御王府的后厢房都是连成一片,灵堂是原先宋玉绻的住所,旁边就是楚萱儿的院子。

        好在原主痴迷秦御修,经常找借口来御王府找他,南洛倾很轻易就循着记忆,摸黑潜入楚萱儿的房里。

        “你……”

        “砰!”

        没给楚萱儿反应的时间,南洛倾直接出手敲晕了她,然后扛着人回了灵堂。

        这么大的礼,她不还给楚萱儿可惜了。

        抵达灵堂后面的窗户,南洛倾就听见了几个男人正在找她。

        因着不敢闹大,所以没点灯,黑暗中,男人喘着粗气的声音传来——

        “周婆子不是说人在这里吗?哪儿去了?不会跑了吧?”

        “不可能,门口有周婆子守着呢。指不定是躲哪儿了!找找!”

        南洛倾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将昏迷的楚萱儿从窗户里丢进去,然后故意惊叫一声:

        “啊!你们是谁?”

        听见声响,几个男人立即像是闻见臭味的苍蝇,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嘿嘿,原来在这呢!小娘子别怕,哥几个好好疼疼你,保管让你知道做女人的乐趣。”

        “不愧是高门贵女,瞧瞧这细皮嫩肉的,啧啧。”

        南洛倾关上窗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小腹处,忽然涌起了一阵热流。

        不好!

        那迷香太过霸道,她哪怕只吸入了一点,也中了招!

        顾不得灵堂内的动静,南洛倾匆匆离开。

        药效上头,南洛倾脸颊发烫,脑子晕晕乎乎,身上仿佛也有许多蚂蚁在爬,万分难受。

        她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脑t楚萱儿到底用了多猛的药?!”

        南洛倾一边踉踉跄跄的跑,一边咒骂楚萱儿。

        饶是她对毒这般了解,都不察吸入,可见楚萱儿是奔着要她命来的。

        药效越来越明显,南洛倾明白,今晚不找个男人,怕是要欲丶火焚身死在这里。

        一不做二不休,南洛倾直奔秦御修院子而去。

        反正秦御修欠她一次新婚夜,不如干脆睡了他,她要是找别的男人,指不定原主的冤魂怎么折腾她。

        院子没人看守,只有一处房间灯光是亮着的。

        她推开门进去,迅速反锁上门,笑眯眯的看向书桌后的男人——

        “夫君,春宵苦短,今夜还是你我新婚,不如我们一起,共度良宵吧。”

        听见声响,秦御修抬眸,触及南洛倾的一瞬间,眼神倏地变得冰冷阴戾。

        “不是叫你在绻儿灵堂前守灵忏悔么?”

        南洛倾轻笑一声,走到秦御修身边,大有几分痞气:“忏悔了啊,这不是忏悔完了吗?”

        她小脸弥漫着不正常的红晕,原本就绝色的模样更是魅惑。

        漂亮的狐狸眼微微挑起,带着丝丝魅惑。

        秦御修声音狠厉,带着几丝杀意:“滚出去!”

        闻言,南洛倾不退反进。

        如同一条滑腻的鱼儿,钻进了秦御修的怀里。

        “夫君,我都说了,春宵苦短,是个男人都不该拒绝,还是说……”南洛倾的小手顺着他结实的胸膛向下,媚眼如丝,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夫君你不行?”

        一瞬间,秦御修气血翻涌,一张俊脸阴沉的可怕。

        他咬着牙,伸手想掐住身上小女人的脖颈。

        但,南洛倾早有准备。

        “被掐了一次脖子,还能被你掐两次?”

        南洛倾摇了摇头,趁着男人不备,一颗小小的药丸塞进他的嘴里。

        这是她从楚萱儿房内顺过来的,也是催情之物,效果不如她中的药,但也够用。

        “你给本王下药?!”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南洛倾一抬眸,就撞入了一双怒气沉沉的黑眸里。

        她丝毫不惧,反而魅惑一笑,双手也攀附上秦御修的脖子:“下药是为了你好。”

        暧昧的气氛升起,南洛倾看着秦御修漂亮的桃花眼一点点变红失去理智。

        “啧,别一副被强迫了的贞烈模样,我一个女人,都没你这么矫情。”

        秦御修被刺激的脸色涨红,竭力克制着身体内的药效:“不知廉耻!不想死的话,滚下去!”

        “怪不得我,我也中了药,更何况,这种事情,怎么能用死来形容呢?”

        说完,南洛倾再也没了理智,送上自己的红唇。

        秦御修的理智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他迅速掌握了主动权,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

        “既然你这么贱,那本王满足你!”

        wap.

        /106/106672/27720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