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表哥有军功

第五章 表哥有军功

        秦御修听完,长眉紧锁。

        宫里偏偏这个时候来人,还指名要南洛倾一道出去,看来,那位的爪牙,伸的不短。

        他倒要看看,府里的钉子,究竟是谁。

        思及此,他面色冷沉,扫了地上的南洛倾一眼,道:“今日算你走运,放开她。”

        侍卫们松手,南洛倾从地上起来,牵动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楚萱儿见状,不甘心的上前道:“表哥,难道昨晚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你还想如何?”

        秦御修有些不耐。

        他并不是傻子,昨夜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他心中有数。

        “这个毒妇害的我……”楚萱儿咬了咬嘴唇,羞于启齿,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南洛倾,继续道,“总而言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恨不得能生吞活剥了南洛倾!

        南洛倾轻笑一声,对上她怨恨的眼神,道,“你既然一口咬死昨晚的事情是我做的,那正好,宫中现在来了人,不如我们一同出去,请他回宫上报,叫京兆府尹仔仔细细的查上一查,如何?”

        “你!”

        楚萱儿气结,她自然是不敢将事情闹大的,本想让表哥替她做主,谁曾想宫中居然会突然来人?

        秦御修冷冽的眼神落在楚萱儿的身上,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先回去。”

        “是,表哥。”

        楚萱儿心底一惊,她知晓秦御修已经生气,只好低眉顺眼的应了下来,继而怨毒的看向南洛倾。

        她一定会找到机会,杀了这个贱人的!

        秦御修率先出去,南洛倾正欲跟上,却被李伯拦下。

        “王妃,您还是稍微换件衣裳再出去吧。”

        李伯态度还算恭敬,倒叫南洛倾对他升起一丝好感。

        她身上还披着秦御修的长衫,这样出去,确实不妥。

        “多谢李伯提醒,我这就去。”

        快速换了一件普通的衣裙,南洛倾出去,却见秦御修竟然在院子外没走。

        她上前一步,调笑道:“怎么?王爷这是良心发现,所以等我一起?”

        “闭上你的嘴!”秦御修冷冷呵斥,“等会见了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本王想你心中有数。”

        合着是为了敲打她呢?

        南洛倾嗤笑一声,双手推上秦御修的轮椅,弯腰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王爷不针对我的话,我这张嘴,自然是不会胡说八道。”

        说完,她直起腰,在秦御修杀人的眼神中,跟着李伯去了前院。

        前院大厅里,一个老太监手中抱着拂尘,显然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见秦御修和南洛倾出来,他的脸上顿时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迎了上去。

        “老奴见过御王殿下,见过王妃娘娘。”

        “朱公公不必多礼。”秦御修淡淡抬手,面无表情,叫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朱富鸿是当今皇帝身边的贴身大太监,向来会察言观色。

        他的眼神在秦御修和南洛倾之间打了个转儿,说道:“御王殿下,老奴这次来,一是奉了圣上的命令,来恭贺御王殿下大婚,圣上说了,希望御王殿下和王妃恩爱偕老。”

        朱富鸿这话说的,面上是恭维,内里,却是在敲打秦御修。

        这门婚事,皇上盯着呢。

        “是吗?”秦御修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挑起如画的眉眼,看向朱富鸿,“那公公回去,可要替本王好好谢谢皇叔。”

        南洛倾站在秦御修的背后,心中将目前的关系捋了一下。

        原主的父亲是当今元安侯,保皇一派,原主痴恋秦御修,皇帝直接指婚,怕是存了要原主盯着他的心思。

        加上原主心机不深,好拿捏,秦御修又厌恶于她,皇上这赐婚,既能监视他,又能恶心他,可谓是一举两得。

        要是秦御修直接杀了她,皇帝就更好做文章了,只可惜她穿越了过来,怕是没那么容易领盒饭。

        朱富鸿笑笑,说出第二件事:“好说好说,这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王妃娘娘的表哥,顾瑾桦顾小将军,大破虎燕关,凯旋归来,圣上在宫中设宴,到时候,御王殿下可一定要带着王妃娘娘一同赴宴。”

        闻言,南洛倾搜寻脑海记忆。

        原主确实有表哥,而且还不止一个。

        当年原主父亲在她外祖父定远大将军麾下军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前锋,靠着原主母亲帮衬,立下军功后成了元安侯。

        但定远大将军一直看不上他,也因为这门亲事,导致他与原主母亲父女离心。

        原主五岁时,外祖父过世,同年,母亲也离世,外祖母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拉扯着三个儿子成家立业。

        三个舅舅开枝散叶,原主有三个表哥和一个小表姐。

        一年以前,原主与外祖母一家关系还算是亲近,但自从原主痴迷上秦御修后,加上被父亲的妾室捧杀长大,性子骄纵,与外祖母一家关系逐渐恶劣,现在更是形同陌路。

        想到这里,南洛倾不由得看了秦御修一眼,心中吐槽。

        一切的罪孽的根由,还是这个男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视线,秦御修抬眸,正巧和南洛倾的眼神撞上,他勾勾唇:“这可是好事,本王一定会带着王妃前往的。”

        “既如此,那老奴也就不打扰御王殿下和王妃娘娘了,先行告退。”

        朱富鸿弯腰行礼,转身离去之前,深深的看了南洛倾一眼。

        分明听说元安侯的嫡女性格乖张,今日一见,却似乎安静不少?

        待到朱富鸿离去,南洛倾松开秦御修的轮椅,和他拉开距离。

        见状,秦御修讥讽一笑:“怎么,表兄有了军功,就以为能拿着鸡毛做令箭,玩这些欲擒故纵的把戏?”

        “欲擒故纵也要王爷上钩才是。”南洛倾下巴微抬,丝毫不畏惧的反唇相讥,“王爷不上钩的话,我离你远些,不是正合你意?”

        “牙尖嘴利!”

        秦御修冷哼一声:“不如去后院,陪本王的两匹爱宠玩玩?”

        他口中的爱宠,正是那两头恶狼。

        “王爷,识时务者为俊杰,皇宫里头既然盯着,王爷最好还是过过表面上的过场,要是皇上知道了你苛待王妃,怕是要问责下来吧?”

        秦御修倏地眯了眯眼睛,周身尽是危险的气息:“你在威胁本王?”

        wap.

        /106/106672/27720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