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丫头出事

第十章 丫头出事

        南洛倾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找出这人的身份,正是原主父亲南德海那娇滴滴的妾室,赵氏。

        原主母亲去世没多久之后,南德海就急不可耐的将养在外头的赵氏接了回来,顺便还带回来一个只比原主小一岁的女儿,南玉薇。

        也是这个赵氏,故意捧杀原主长大,现在换了一副面孔,怕是知道她在御王府并不受宠,因此不想再演下去。

        南洛倾嗤笑一声,没有废话,走上前去,猛然给了赵氏一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赵氏被打偏了头,惊得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南洛倾冷哼道:“好狗不挡道,滚一边去。”

        赵氏这才反应过来,尖叫出声,捂着脸指着她破口大骂:“你敢打我?”

        啧,反派怎么都是一样的台词?

        南洛倾颇感有几分无聊,挑眉说道:“打你又如何?在南家论,我是正房夫人所生嫡女,在皇室论,我是御王明媒正娶的正宫王妃,在顾家论,我是一品诰命夫人的嫡亲外孙女,你不过区区一个姨娘,敢拦我的路教训我,我还打不得你了?”

        赵氏恨得咬牙切齿,心中惊诧。

        她平日里拿捏这个废物简直是信手拈来,哪怕南洛倾在外头怎么嚣张跋扈,但在她的跟前,跟个鹌鹑似的,方才她就是故意想给这个废物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直接打她?!

        果然是反了天了!

        “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告诉老爷!”

        赵氏眼圈红红,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原本精致的发髻凌乱了不少,左脸红肿,咬牙切齿的瞪了南洛倾一眼,转身离开。

        “一大把年纪了,还搞告状这一套啊?”

        南洛倾翻了个白眼,万分无语。

        她也不怕赵氏去跟南德海告状,今天她回门,就是存了闹事儿的心思,闹的越大越好。

        南洛倾从门口进去。

        元安侯府内部奢华,光是前院,就有假山花园,洒扫丫头家丁更是有十几个。

        她才走到一个拐角处,有个正在扫地的丫头偷偷凑了过来,拦在了她的面前。

        “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您快去看看棠悦姐姐吧!”

        南洛倾顿下脚步,看向面前的女孩。

        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上穿着粗布麻衣,是院子里最低等的粗使丫鬟。

        棠悦是原主身边的丫头,对原主忠心耿耿,新婚夜那天,她被楚萱儿找麻烦,棠悦回元安侯府搬救兵,之后再也没回来。

        身边没有人提醒,南洛倾也就没有想起来这一茬。

        “她怎么了?”

        看着面前小丫头的样子,南洛倾的心里升起了一阵不详的预感。

        “回大小姐的话,棠悦姐姐那日回来,就被二小姐带走了,关在了院子里头,奴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今早奴婢去修剪二小姐院子外的花丛时,还听见了棠悦姐姐的惨叫声。”

        小丫头说着,又有几分为难的看了南洛倾一眼,继续道:“大小姐,奴婢和棠悦姐姐是老乡,有几分交情,所以才来告知大小姐这些,倘若等会大小姐去找二小姐要人,可否不要说是奴婢告诉您的?”

        “我知道了,多谢你。”

        南洛倾点了点头,朝着她微微一笑。

        她明白这丫头的担心,毕竟还在元安侯府内做事,南玉薇可不是什么善茬,若是她知道了这丫头跟她高密的话,定然不会饶了她。

        和小丫头分开,南洛倾循着记忆朝着南玉薇的院子走去。

        果不其然,才靠近院子,南洛倾就听见了一阵嘤嘤的哭泣声,伴随着惨叫传来——

        “啊!”

        “这贱人厚皮硬骨头的,教训起来一点意思都没。”南玉薇撇了撇嘴,让自己的贴身大丫头环儿停手,“不如让她顶着那梨儿,本小姐正好试试箭术!”

        环儿阴恻恻一笑,道:“好嘞,奴婢这就去把这小贱人抓过去!”

        “呜呜!”

        棠悦身上满是伤痕,嘴巴被堵,只能发出呜咽声,她不断的摇着头,心中绝望。

        若是知道她们这般不拿大小姐当人,她绝对不会回来搬救兵!

        就是不知道大小姐现如今如何了。

        环儿压着她,连拖带拽的将她扯到一片空地上,让她在地上跪好,放了一个梨子在她脑袋上,恶狠狠警告:“老实顶着,要是动一下,叫小姐的箭偏了,指不定就在你身上哪里开个窟窿眼了!”

        说完,她退开,看向南玉薇的时候又是一脸谄媚:“小姐,可以了。”

        南玉薇懒懒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持长弓,看了棠悦一眼,拉满弓!

        就在棠悦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时候,院子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砰!”

        巨大的声响传来,南玉薇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箭立刻离弦而出,朝着棠悦射去!

        “棠悦!”

        南洛倾惊叫一声,手中的石子弹出去,正好打在了箭上!

        弓箭被打偏,堪堪贴着棠悦的脸颊擦过去。

        “呜呜呜!”

        棠悦看见南洛倾来了,激动的眼圈通红,不断的挣扎起来。

        南洛倾小脸阴沉,走到棠悦的身边,替她松绑,拿出嘴里堵着的抹布。

        “大小姐,您没事吧呜呜呜……”

        棠悦扑到南洛倾的身边,第一时间没有和她说自己的委屈,反而上下看她,确定南洛倾没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南洛倾替棠悦擦了擦脸上的脏污,复而握住她的小手,道:“别怕,我来了,她们不敢再欺负你了。”

        不用棠悦说,南洛倾都能猜得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棠悦回来搬救兵,元安侯府的人见原主得罪秦御修,便就落井下石,原形毕露,不仅不肯去救原主不说,还要折磨棠悦。

        棠悦看着南洛倾,重重点头:“奴婢知道,奴婢不怕!”

        “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被御王殿下给赶回来的?”

        南玉薇在最初的惊吓之后,又恢复了那副贵女的高傲模样,看着南洛倾,满脸鄙夷:“也是,新婚夜就被御王殿下给拦在了府外,还要丫头回来搬救兵……啊!!!”

        话音戛然而止——

        wap.

        /106/106672/27720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