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家法伺候

第十一章 家法伺候

        南洛倾手中握着长鞭,狠狠的抽在了南玉薇的身上。

        “刚才,你就是用这根鞭子抽的棠悦?”

        她眼神冰冷,看着南玉薇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没等南玉薇回答,她再次扬起手,又是一鞭子狠狠的落在了南玉薇的肩膀上。

        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南玉薇被抽的跌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惨叫,身上血痕狰狞可怕。

        “你居然敢打二小姐!我要去告诉夫人!”

        环儿见状,连忙要出去找人,南洛倾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

        她手中长鞭灵活如蛇,精准无误的抽在了环儿的后背上。

        又是一声惨叫,环儿趴在地上。

        “夫人?元安侯府哪里来的夫人?区区一个姨娘,也敢妄称夫人,可笑。”

        南洛倾嗤笑一声,走到南玉薇的身边,脚狠狠的踩在了她的手上,“别急,我也打了你娘,她也说要去告状,算算时间,应该是要来了,不如等她一起过来,我们再慢慢算。”

        十指连心,南玉薇痛的涕泗横流,眼泪和鼻涕全部都糊在一起,哪里还有先前高傲尊贵的模样?

        说她是大街上的疯子,怕是也有人信。

        南洛倾才说完没多久,门外就有一行人急匆匆进来。

        为首的正是赵氏!

        赵氏的脸还肿着,看见地上同样狼狈的南玉薇,心尖狠狠一颤,哭叫着就扑了过去。

        “我苦命的女儿哟!老爷,你可一定要为薇儿做主啊!”

        只可惜赵氏还没碰到南玉薇,就被南洛倾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南德海也看清了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他眉心紧皱,面上阴沉一片,指着南洛倾怒骂:“混账东西!还不赶紧松开你妹妹?”

        “松开她?也不是不行,她现在跪下来给棠悦磕头道歉,我就松开她。”南洛倾挑眉,讥讽一笑,“敢打我的婢女,她就应该做好现在这个准备。”

        “棠悦?”

        南德海拧着眉,看向南洛倾身后的人,忽然明白过来,更是气得脸色涨红:“你为了一个婢女,就对你妹妹下这样的狠手?”

        “棠悦自小与我一起长大,跟我情同姐妹,说她是我妹妹我认,至于南玉薇?”南洛倾轻哼,脚下的力气更大,痛的南玉薇惨叫不止,“我娘可没有给我生什么弟弟妹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之女,也配跟我姐妹相称?”

        “爹!救我爹!女儿好痛!”

        南玉薇终于缓过神,哆嗦着嘴唇朝着南德海求救。

        赵氏见状,更是心急如焚。

        她平时可宝贝这个女儿,吃穿用度,包括请的教习先生,都是按照县主的标准来的。

        什么时候让她遭过这样的罪?

        赵氏一咬牙,在南德海的面前跪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老爷,妾身自诩这么多年没有对不起过大小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小姐就算不喜欢妾身,妾身也认了,可大小姐为何要针对薇儿啊!薇儿做错了什么?”

        南德海心中的怒气,成功被点燃。

        他怒喝一声:“逆女!你果然是反了天了!来人,请家法!”

        赵氏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最好家法打死这个贱人!

        南洛倾笑了。

        她狠狠踩断南玉薇的手骨,一脚将人踹到赵氏的身边,道:“为了一个姨娘和庶女,要对嫡女动家法,元安侯好大的威风!”

        “你是我的女儿,我想打就打,关她们什么事情?”

        南德海瞪着南洛倾,嫌恶万分。

        若不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一直盯着,他早就送这个孽障跟那个短命鬼一起走了!

        省的还落下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你的女儿?你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南洛倾冷笑连连:“你从来没有尽过一丝做父亲的职责,你也配说我是你女儿?更何况,我现在先是御王正妃!论理,元安侯见我,是不是还要行礼?”

        闻言,南德海不屑一笑:“你果然是疯魔了,御王殿下对你如何,这门婚事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还敢拿御王正妃的身份来压我?今天我家法用定了!”

        说着,南德海从一旁的婢女手上拿过一根带着倒刺的棍子,冷森森的看着南洛倾。

        棍子上倒刺狰狞,倘若打在身上,必定要带下一块血肉出来。

        南德海果然狠心。

        南洛倾丝毫不惧,她握着手中长鞭,回眸看了一眼棠悦:“还能动吗?”

        棠悦紧张万分的点了点头,道,“大小姐,现在要怎么办?”

        她也不想让大小姐低头,可如今……

        “别怕,等会你就跟紧我。”南洛倾安抚一笑,重新看向南德海,“跟听不懂人话的东西打交道,就先把他们打趴下,然后再来说道理!”

        “反了!反了!竟然敢这么说你父亲,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逆女!”

        说完,南德海举着棍子,朝着南洛倾打来。

        就在这时,两辆马车同时抵达元安侯府。

        “见过御王殿下。”

        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女从马车上下来,看见轮椅上的男人,吃了一惊。

        祖母听闻小表妹新婚回门,御王殿下并未陪同,担心小表妹吃亏,所以叫她来为小表妹撑腰,她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大门口和御王殿下撞上。

        秦御修扫了她一眼,淡淡点头:“免礼。”

        顾瑾蓉起身,气氛冷淡下来,她试探性的问道:“御王殿下可是为了小表妹来的?不若我们一同进去?”

        “嗯。”

        秦御修没否认,微微颔首,率先让安风推着他进去。

        安风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一直在吐槽。

        他从前怎么没发现自家主子是这种口嫌体正直的人呢?

        明明在王府一直说才不陪着王妃回门,可在李伯来报信王妃回去找元安侯要嫁妆,一个人回去,恐怕会被欺负后,立刻改变了主意。

        虽然用的是,元安侯府嫁女儿没给嫁妆看不起御王府,所以他要来问罪这种蹩脚的理由。

        顾瑾蓉跟在秦御修的身后进去,元安侯府的管家见状,心中一惊。

        怎么顾家小姐和御王殿下都来了?!

        安风上前一步,厉喝:“放肆!御王殿下驾到,元安侯府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莫不是不将御王殿下放在眼里?”

        wap.

        /106/106672/27720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