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我看看谁敢

第十六章 我看看谁敢

        事情发生得突然,屋中乱成一锅粥。

        顾瑾桦出门找太医,顾瑾蓉则是掐着顾老太君的人中,“祖母,祖母!你听得见我说话么?你可别吓我。”

        南洛倾探了下顾老太君的脉搏后,吩咐道:“你们将屋中的暖炉都撤了,再将全部的窗户打开通风。”

        时值初春,天气不算冷,但顾老太君年纪大了,屋中还是备着炭盆和手炉。

        可如此一来反而会导致缺氧昏厥休克。

        她这才命人将所有的窗打开。

        赵嬷嬷不同意,“表小姐,你要是玩闹到别处玩闹去,这是老太君的性命,我们可开不起玩笑,请表小姐去外堂候着。”

        “这是我祖母,我不得比你更在乎?难不成我还会害祖母?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快将所有的窗打开。”

        南洛倾片刻不敢耽搁,就怕休克时间长了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顾瑾蓉拉着南洛倾的手,颤声道:“表妹,你就别闹了,我们还是乖乖的等太医来吧。祖母常年手脚冰冷,一受风就疼得厉害,你要是将窗都打开,祖母恐怕会疼上好几个月。”

        “可不开窗,祖母就会死。”南洛倾拂开顾瑾蓉的手,在众人都不敢动弹的时候,她亲自动手打开所有的窗。

        清新的空气流进屋内,那股憋闷的热气被冲散。

        赵嬷嬷追在她身后关窗,急切得说道:“表小姐,你再这么闹腾,奴婢就只能将你请出去了!”

        南洛倾懒得和她多费唇舌,打开布包就取出银针,打算用针灸之法唤醒顾老太君。

        赵嬷嬷又冲上前来阻拦,南洛倾闪身避开,手稳当得很,第一针就准确无误的扎在她头顶的穴位上。

        “表小姐!你就是来祸害老太君的是吧?刚才装作一副孝顺的模样,其实就是为了取老太君的性命!”

        赵嬷嬷陪在顾老太君身边最久,对南洛倾的秉性了如指掌,对她的所作所为更是恨之入骨。

        这样一个顽劣不堪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变好心?

        果不其然,她就是来害老太君的命的!

        她为了老太君的安全,一定得阻止南洛倾的所作所为。

        “聒噪!”南洛倾取了一根短一些的银针,指尖轻弹,那针便扎在赵嬷嬷胸口处的位置。

        赵嬷嬷竟然不能动弹,就连话也说不了,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

        秦御修冷眼旁观,看到这儿,他的眸光又深了几分,心中的疑惑愈发的大了起来。

        终于没人阻止她好好施针了,南洛倾屏气凝神,白皙的指尖动得飞快,不一会儿,顾老太君的头上就已经插满了银针。

        眼看着只剩最后一根针了。

        屋外又冲进来一个人,正是她的三表哥顾瑾柏。

        他单手扣住南洛倾的肩膀,警告道:“放开祖母,要不然我不会对你客气!你之前做那么多荒唐事也就算了,这一次竟然都将主意打到祖母头上。祖母对你那么好,伤害祖母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你已经被赵氏那些人教得丧心病狂了?”

        顾瑾柏刚回家就听说祖母晕了过去,而且还是在和南洛倾说话的时候晕了过去,可见这一次,祖母又是被那嚣张跋扈的表妹给气晕了。

        他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内院,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南洛倾不仅将祖母气晕了,竟然还在祖母头上扎针!

        岂有此理!

        就算是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吧?

        南洛倾不是顾瑾柏的对手,但针俨然不够了,不能像对付赵嬷嬷那样直接将不分是非黑白的三表哥给定住。

        于是,她举着针放在顾老太君的头顶,威胁道:“现在祖母在我手上,你要是不放手的话,我不能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顾瑾柏气得咬牙切齿,“你终于承认了你要对祖母图谋不轨了吧?我们顾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你之前害我们还不够吗?你有什么阴谋诡计终于我来就好了,放过祖母行不行?”

        “你先将手放开,要不然……后果自负。”南洛倾冷眼看着他,对他的讽刺谩骂无动于衷。

        顾瑾蓉在一旁劝架,“三表哥你别冲动,表妹不是那样的人。”

        “就连你也向着这丫头?你脑子别驴踢了?”顾瑾柏急得不行,就连顾瑾蓉都凶。

        顾瑾蓉心急如焚,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听谁的。

        趁着空隙,南洛倾赶紧将最后一根针扎入神庭。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来人并不少。

        秦御修冷眼旁观这一场戏,他倒是想看看他的新王妃是如何收场。

        顾瑾桦带着太医来了,见屋中乱成这样,他的剑眉皱了起来。

        “干什么呢一个个?”

        顾瑾柏立马开始告状,“二哥你来得正好,你看南洛倾干得好事,不仅将全部的窗都打开,让祖母受寒风吹,竟然还让祖母头上插满银针,太过分了,她简直就是顾家的扫把星。”

        顾瑾柏的眉头竟直接拧了起来,冷声呵斥道:“来人,把南洛倾赶出去!以后不准再踏入我们顾家半步!”

        几个彪型壮汉冲上前,南洛倾在他们面前就是弱不禁风的弱女子。

        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我看看谁敢将倾儿赶出去!”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头上扎满银针的顾老太君悠悠转醒,她一双凌厉的眸子扫向众人。

        两个大汉已经一左一右的扣住南洛倾的肩膀。

        南洛倾有能耐挣开,却没有动手,她就是要让祖母看看她在顾家受欺负的可怜模样。

        顾老太君不仅醒了过来,就连精神都好了不少,中气也足,骂人的嗓音也洪亮。

        “没有倾儿,我的命算是交代在这儿了。倾儿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要将我的救命恩人送到什么地方去啊?”顾老太君重重的拍了几下桌。

        屋内鸦雀无声。

        顾瑾蓉搂着顾老太君的胳膊,怆声道:“祖母,你醒了?你醒了可就太好了。”

        顾瑾桦与顾瑾柏愕然的站着,没有想到南洛倾竟然真的有本事将祖母给救醒。

        什么时候南洛倾这么有本事了?

        wap.

        /106/106672/27720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