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交易

第十八章 交易

        南洛倾被秦御修压在身下逼问。

        刚才南洛倾的种种表现已经让秦御修怀疑,眼前的女人并不是那个胸大无脑的南洛倾。

        秦御修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还能是谁?不就是你的王妃么?难道王爷是想翻脸不认人?”

        南洛倾心中狂翻白眼,这喜怒无常的狗男人真是难相处。

        动不动的,不是锁喉就是质问,难道就没有别的招数了不成?

        要不是她的武力没有百分百恢复,肯定将这狗男人打趴下。

        秦御修将她眼中的漠然当做挑衅,五指加重了力道。

        “你骗骗顾家那些蠢蛋也就算了,还想蒙本王不成?南洛倾不学无术,大字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可能精通医术?”

        就连太医院院长温太医都对南洛倾的医术赞叹不已。

        可见南洛倾的医术远在温太医之上。

        她到底是谁?难不成是皇帝安排在他身边的细作?

        南洛倾轻蔑一笑,眼角的血红泪痣魅惑逼人,宛若山间化为人形的美狐。

        “王爷对我倒是上心得很,竟然了解得这么多。如果我说,我是你苦苦寻找的心上人呢?”

        “放肆!就你也配和绻儿比?”

        秦御修双眼猩红,脖颈青筋凸起,指节发白。绻儿是他心中不能触碰的伤。

        不准这个女人随意提起。

        南洛倾不舒服的皱眉,呼吸逐渐急促,面色泛红。

        “你要是真杀了我,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你应该也知道,整个祁国,无人能治你的腿伤,也只有我,能够缓解你的痛苦。难道我的医术不能证明一切么?”

        打蛇打七寸,她说的话正是秦御修的心结。

        她拿捏着秦御修的命脉,不信秦御修会冲动的杀了她。

        虽说她的种种行为惹怒了秦御修,但他会留着南洛倾到最后一刻。

        至少现在不能动。

        秦御修松开手,浑身散发着从地狱来得冷硬气息,眼底淬着厌恶。

        “所以本王不信蠢笨的南洛倾会如此厉害的医术,你到底是谁?又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本王?”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看不透。

        和之前满脑子花痴想法时判若两人。

        南洛倾小脸苍白,抚着脖颈轻咳了两声儿,“这些你都不必管,你只需要明白,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就行了。”

        她看上去有那么傻么?

        “若是让本王发现你是在骗人,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秦御修眼中闪着嗜血的光,他速来说到做到。

        在上京都城,敢得罪他的人,坟头草已经一人高了。

        他身份尊贵,就连陛下都得敬重他三分。

        他想做得事情,无人能阻止。

        一个小小的南洛倾,他还从未放在眼里过。

        “王爷最好对救命恩人,也就是我,客气点。要不然,下个月毒发的时候,你可得受不少苦,你的嘴可就没这么硬了。”

        南洛倾慢悠悠的给自己沏了壶茶,让温热的茶水润一润嗓子。

        “我现在的确是动不了你,但能动你在意的顾家。”秦御修不是个任人拿捏的性子。

        南洛倾差点被茶水呛到,瞪了秦御修一眼,“你想对顾家做什么?”

        顾家人对她很好,也是她认定的唯一的亲人。

        她不允许有人对顾家不利。

        “顾家祖孙三代都是武将,为祁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但功高盖主,陛下已经对顾家动了别的心思。本王要是想动顾家,轻而易举的事。”

        秦御修之所以跟去顾家看看,自然不是心疼他那牙尖嘴利的王妃。

        他不过是想看看顾家在南洛倾的心中占几斤几两重。

        为他的下一步计划铺垫。

        “我不准顾家出事。”

        南洛倾感受到肩上的重担陡然重了不少。

        朝中阴谋诡谲,稍有不慎就会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她不想看见满门忠烈的顾家最后落得那般境地。

        “那就要看王妃的诚意了。”

        南洛倾垂眸思索良久,低声道:“王爷的腿上的毒并不是不能治,只不过治起来有些麻烦,一共需要十二味药引,每一个月换一次,要是效果好的话,可以缩短换药引的时间。

        第一个药引是天山雪莲,那东西在皇宫的七宝塔中,王爷要是有本事弄来,我就有本事帮王爷治病。”

        “一次药换护顾家一次,不亏。”

        南洛倾抱胸冷笑,“王爷,你这算盘响得邻国都听得见,我救你一次只换你护顾家一次?”

        没想到这暴力阴险的男人还有奸商的属性。

        “不然呢?顾家上下多少口性命?本王还觉得亏了。难不成你是想本王坐地起价?”

        南洛倾被迫同意,掀开车帘望向窗外,这种时候就应该看看街景缓解下心情。

        两人一路无话。

        回到王府后,南洛倾回房休息,而秦御修则是去书房与护卫们商量,今夜如何洗劫七宝塔,夺走天山雪莲。

        七宝塔是秦宏业收藏奇珍异宝的地方,轻易不会示人。

        想要悄无声息的夺走天山雪莲,恐怕比登天还难。

        当然,这些都不是南洛倾需要考虑的事儿。

        南洛倾问了李伯棠悦的去处,说是已经安排在客房,也让大夫看过病了。

        南洛倾想去看看她恢复情况如何。

        到了客房,刚打开门,就能闻到空气之中浓重的血腥味和药味。

        可见她的贴身丫鬟受了多少苦。

        昏暗的烛火下,床上躺着一个呼吸微弱的女子。

        南洛倾走上前帮其搭脉,意外的将她惊醒。

        她吓得大喊大叫起来,手脚并用的躲避,嘶哑着声音祈求。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求求你们去救小姐!小姐快要被打死了!你们要是去晚了,小姐可就没命了,求求你们了,救救小姐,奴婢给你们当牛做马。”

        听到棠悦的惊恐呼救声,南洛倾下意识红了眼眶,她安抚的拍打着她的脊背。

        “没事了,都没事儿了。我好好的,并没有被他们给打死。”

        wap.

        /106/106672/27720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