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鞭痕消失?

第二十章 鞭痕消失?

        杀人未遂在祁国律法中,可是犯了不小的罪名。

        楚萱儿好歹是皇亲国戚,身份也不低。

        杀人未遂情节严重的,不仅仅要被休,恐怕还得发配边疆才行。

        秦御修冷冷的看了南洛倾一眼,质问道:“你当真这么做了?”

        楚萱儿抢答道:“那是自然!表哥你还不信我的话么?而且这么多人看着,都看见南洛倾打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了假。表哥,你可不能因为她是你的王妃你就包庇她。你要是真的包庇她的话,我就找陛下说理去。”

        她红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南洛倾。

        今天她吃了这么多苦头,必然要南洛倾付出代价。

        棠悦一听,脸色惨白,小姐不会真的因此被牵连吧?

        “小姐,这件事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宁愿顶罪,也不愿让小姐受到分毫伤害。”

        “不必,我有办法教训楚萱儿这死丫头。”

        南洛倾回视秦御修的目光,不避不让,曼声道:“打人?妾身可没有这么做。全都是楚萱儿一派胡言。”

        众人哗然,刚才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竟然不承认了?

        楚萱儿急得跳脚,被水呛到,咳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她怒视睁眼说瞎话的南洛倾,“你这贱人竟然死不承认!这么多人看见了,你竟然敢不承认?”

        她万万没想到南洛倾玩这一套。

        秦御修脸上满是不耐烦,“那到底是打了,还是没有打?”

        南洛倾曼妙的福了福身子,红唇轻启:“自然是没有打的,不让王爷可以看看楚萱儿身上有没有鞭痕。”

        秦御修嘴角抽了抽,她突然这么柔媚,也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楚萱儿的事。

        “你身上可有鞭痕?”秦御修问楚萱儿。

        楚萱儿倒被这么问题给问懵了,她刚才被打得那么惨,怎么可能没有鞭痕?

        南洛倾的脑子是不是坏了?

        “自然是有的!”楚萱儿信誓旦旦的掀开自己的袖子。

        白白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

        楚萱儿还以为是自己眼睛坏了,揉了揉眼,手臂上还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儿多余的痕迹都没有。

        她又掀开另外一只手臂的袖子,依旧是干净的模样。

        就连脸上都没有鞭痕……

        怎么可能?

        她刚才被打了十几鞭,怎么可能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南洛倾早就料到是这种结局,毕竟她打人的时候用了巧劲,伤得是皮下,并不会直接表现在皮肤上。

        自然是看不出来。

        “痕迹在哪儿呢?既然没有痕迹,你的话就是作假。还请王爷明鉴。”南洛倾明白,对付绿茶就得用白莲的招数。

        可不能中了她们的圈套。

        这时,棠悦瞄准时机跪了下去,哭诉道:“王爷明鉴,王妃心善来给奴婢治伤,楚姑娘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对着王妃一顿打。那鞭子到底是谁的,一问不就清楚明了了?除此之外,楚姑娘落水完全是她自己不小心,与王妃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御修拧眉沉思:他可不信她的王妃打不过楚萱儿。

        看来这一次是他那愚蠢的表妹被南洛倾摆了一道。

        蠢笨至极,无药可救。

        “还不赶紧退下?是嫌不够丢人么?”

        楚萱儿讶异的张着嘴,明明她被打得那么惨还成了落汤鸡。怎么到最后反成了她的错了?

        而罪魁祸首的南洛倾竟然还居高临下的讥笑她。

        楚萱儿倒是想和南洛倾拼命,可惜根本不是南洛倾的对手。

        楚萱儿走后,南洛倾连招呼都不想和秦御修打,转身就扶着棠悦回屋。

        被冷落的秦御修脸色沉得能够滴出水来。

        “本王帮了你,你不谢一句,就这态度?”秦御修追上她,扣住她的手腕。

        这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

        南洛倾垂下眼眸,盯着他的俊颜,将手抽了出来,“这怎么能算是王爷帮了我?明明是我帮了我自己。”

        若不是她行事小心,恐怕就被倒打一耙的楚萱儿送到大理寺去了。

        “行,你要是这么有能耐,今天就自己去宫中赴宴。”

        秦御修眼含怒火的离开。

        南洛倾不在乎的耸了耸肩,不就是进宫赴宴么?谁不会啊。

        还非得你这种蛮不讲理的男人陪着么?

        等南洛倾将棠悦安顿好后,周婆子就将赴宴的衣裳送来。

        每一件衣裳都华丽不凡,要么大红要么大紫,瞧着好看,其实俗不可耐。

        原主之前最喜欢穿的就是这种衣裳,还喜欢将脸涂得红红绿绿和猴屁股似的。

        头上手上脖子上永远都有数不清的金首饰。

        只因她的后娘赵氏觉得她这么穿好看。

        愚蠢的原主就一直以为这么穿是上京都城最时髦的。

        她却不知旁人在背后议论她,就说她俗不可耐、粗鄙至极。

        世人不知道的是,洗尽铅华之后,南洛倾长着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要不然那夜秦御修也不会那般迷恋她的身体。

        周婆子阴阳怪气道:“王妃可快些挑,要不然耽误了进宫的时间,陛下可是会怪罪的。”

        “就没有其他素净点的衣裳?”

        南洛倾当杀手习惯了,不喜欢那么招摇的颜色。

        “呵,王妃刚大婚,自然是得穿得喜庆点,这大红大紫最合适,穿素净点,恐怕不合适吧?”

        “今日是皇后娘娘的诞辰,只有皇后娘娘能够穿红戴绿,本宫要是也那么穿,岂不是冲撞了皇后娘娘?”

        南洛倾才不想被那些有心之人当做枪来使。

        周婆子脸色难看至极,“王妃娘娘也不早些说,奴婢也有时间去准备,现在这种时候,哪儿有时间去准备?王妃娘娘就将就着穿吧。”

        南洛倾自是不听她的,兀自打开从元安侯府带来的唯一的箱子,从里面找出来一件月白色的宫装。

        这件衣裳是娘亲最喜欢的,当初请祁国最好的绣娘花费三个月的时间一针一线绣好。

        又用银丝绣上莲花的暗纹。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能看见宫装上闪烁着的银光,低调又雅致。

        要是穿上,必然能艳惊四座。

        wap.

        /106/106672/27720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