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入宫赴宴

第二十一章 入宫赴宴

        周婆子眼神尖,一眼就瞧见南洛倾手里头拿着的宫装华服,瞳孔猛地一缩。

        “王妃娘娘,这衣裳未免也太素净了,在这种大喜的日子穿得这般素净,怕是得被说触霉头呢,老奴帮您将这衣裳收起来。姑娘本就生得极美,穿大红大紫的衣裳才好看。”

        周婆子收了楚灵儿的恩惠,在衣裳上动了手脚。

        不挑那些端庄的锦缎罗裳,专门选了浮夸粗俗的衣裳给南洛倾送来。

        按照南洛倾以往的风格,必然不会发现蹊跷。

        等南洛倾穿着浮夸的衣裳、戴着粗鄙的首饰出现在宫中,必然会被人笑话登不上台面。

        从今往后,南洛倾休想在京都抬起头来。

        南洛倾将月白衣裳扯了回来,心中止不住冷笑。

        这婆子的段位未免太低了些,所有的心机都全部写在脸上。

        而周婆子是什么人送来的,不言而喻。

        “本宫若是穿着你送来的衣裳,在宫里丢了御王府的人,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周婆子吓得连忙跪下,“老奴没有那心思……”

        “滚出去。”

        南洛倾是不会让心思歹毒的人留在身边伺候。

        要不然什么时候在背后捅她一刀,她都防不胜防。

        周婆子见南洛倾油盐不进,自然是无计可施,咬咬牙退了下去。

        南洛倾将衣裳穿好后随意让丫鬟扎了个灵蛇髻,只插了个翡翠步摇,轻灵如月下仙子。

        房中所有盛开的花都失了颜色。

        妆成后,就连丫头都半天没回过神,喃喃自语道:“娘娘好美,奴婢还从未见过如此如此花容月貌。”

        南洛倾勾唇轻笑,起身转了一圈,见镜中的自己明眸皓齿、朱唇粉面,终于洗去原主所带的土气,她十分满意。

        “走吧,进宫。”

        小丫鬟反倒是没反应过来,“娘娘不等等王爷么?”

        “等他做什么?不见得等他,他就会愿意和本宫一路。”

        南洛倾不喜欢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

        她与秦御修不过是表面夫妻,各取所需。多余的寒暄就没有必要了。

        等到时候解除了原主的诅咒,她再捞一笔不菲的银子,再加上她的手艺,未来的小日子别提过得有多舒服。

        小丫鬟吓得噤声,赶忙送她上了奢华的马车。

        目送南洛倾离开后,小丫鬟一转身竟撞上了秦御修。

        他玉冠束发,玄色锦衣用金丝烫着流云纹,腰束青色蛛纹带,丰神俊逸中还透着高不可攀的贵气。

        周身气质却又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王爷这模样,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能被惊艳。

        小丫鬟吓得赶紧行礼,“参见王爷。”

        “王妃呢?”秦御修冷声质问,猜不出喜怒。

        “回禀王爷,王妃已经独自前往宫中。”小丫鬟刚说完就觉得后脖颈凉飕飕的,她笃定王爷必然是生气了。

        秦御修的脸黑得能够滴出水来,高高在上的御王竟被人放了鸽子。

        这还是头一回。

        原来南洛倾说要独自进宫并不是随口说说。

        皇宫那种龙潭虎穴,她也敢独自去?

        “进宫。”

        ……

        宫中的下人们个个都是察言观色的老手,只对有身份的人客客气气,一些小门小户的千金小姐,太监嬷嬷们是连眼神都不给一个。

        南洛倾下马车时,周遭竟瞬间安静了几分。

        当她婷婷嫋嫋的走到灯光处,人群中又响起此起彼伏的抽起声。

        “谁家的姑娘长得这么俊?之前怎么从未见过?”

        “小爷我纵横上京都城十余载,还从未见过如此玲珑剔透的美人儿。今天这一趟没白来。”

        “就连京都第一美人南玉薇都不是她的对手。”

        “长得风姿绰约,眼神却又冰清玉洁,简直是人间尤物,我三日之内必将她娶回家,你们等着我抱得美人归吧。”

        公子哥们儿的调笑声响起,南洛倾根本不放在心上。

        她的目的是今晚的宫宴。

        两人刚刚成婚,陛下就急不可耐的召她入宫,想必是想探查一番两人如今的情况。

        所以说,今晚是一场鸿门宴。

        她漫不经心的走过宫门,进入相对清净一些的小院。

        小院里大多都是女眷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时不时的对着世家公子还有皇子们抛媚眼。

        物色上个好的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今日,南玉薇也穿了件月白色的衣裳,她是上京第一美人更是上京第一才女,许多世家小姐喜欢巴结她。

        而南玉薇也十分享受被人吹捧的飘飘然之感。

        当南洛倾出现在院中时,南玉薇脸上的笑就挂不住了。

        一看见南洛倾,南玉薇的脸就隐隐作痛,眼神不由自主的变得怨毒。

        两人都穿着同色的衣裳,年纪也相仿,若是没有南洛倾在,南玉薇自然算得上是美人儿。

        但南洛倾出现了,南玉薇自然是沦为陪衬。

        几个千金小姐的目光几乎同时全都落在南洛倾身上,她们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敌意。

        “南洛倾除了这张脸以外,一无是处,御王殿下绝不是如此肤浅的人,更不会因此看上南洛倾。”

        “同样是南家的女儿,我们的玉薇不知比南洛倾强上多少倍。”

        “听说南洛倾嫁给御王殿下还是她用阴谋诡计强迫而来的,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就是给我们女子丢脸。”

        听着小姐妹们的抱怨,南玉薇的心情才好转了些。

        南洛倾喜欢安静的的环境,于是提步往小亭子而去。

        打算等宫宴开始的时候再入座。

        “救命!有人掉到泥沼地里去了!快来人啊!”

        不远处传来一阵呼救声,听声音和内容,好像是有个孩子掉到了泥沼地里去。

        南洛倾本着一颗医者仁心,也顺着人潮过去看看。

        就看见一个五六岁的粉雕玉琢的孩子半个身子都陷入到泥沼之中。

        他的手无助的挥舞着,但根本无法阻止他越陷越深的危险情况。

        这小孩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难道不知道这地方危险得很么?

        无人知晓他是从哪儿来得,也无人知晓他的身份是什么。

        于是大多数人是打算旁观看戏。

        那可是泥沼地,任何人进去都出不来的,只会越陷越深。

        去救这小孩做什么?那不就是将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么?

        wap.

        /106/106672/27720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