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宫宴

第二十四章 宫宴

        说起皇后娘娘苏皖香,南洛倾多少是有些印象的。

        因为皇后娘娘是她娘亲的手帕交,也算是远房表姑,多少是沾点亲带点故的。

        小的时候,皇后娘娘也经常邀请她进宫玩耍。

        但次次都受人排挤,次数多了,原主也不爱进宫,与皇后娘娘的关系自然是疏远了。

        过去的记忆已经模糊,南洛倾不太记得起来。

        但她如今见皇后娘娘的眼神,总觉得来者不善。

        秦御修与南洛倾落座后,多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其中最炙热的三道分别是秦泰然、南玉薇和顾瑾柏。

        秦泰然是对她感兴趣,但那极具侵略性的眼神令她很不舒服。

        南玉薇早上下午都被打了一顿,对南洛倾自然是恨之入骨,看她的眼神都像是淬了毒。而位置正巧在她的后方,离得倒是近。

        顾瑾柏的视线则是带着几分探究,他发现现在有些看不懂这个小表妹了。

        宴会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其次是对顾瑾桦立了大功的褒奖。

        因顾家三个俊朗不凡的少年郎和大皇子殿下都未婚配,许多适婚的女子都眼巴巴的来这儿,目的就是为了有机会能被看上,再飞上枝头变凤凰。

        那些姑娘们虽说盼着能被顾家少年郎和皇子们瞧上,但瞧见秦御修之后,她们便痴迷得挪不开视线。

        这时,人人眼中都含着几分可惜。

        若说玉树临风,那还得是御王殿下是魁首。就是可惜那双腿,要是腿没有受伤的话,就是鲜衣怒马少年郎,更是上京都城一抹亮丽的颜色。

        秦御修不由的捏紧酒杯,他最不喜的就是被人可怜!

        坐在他身边优雅的剥着果子的南洛倾感受到他的情绪,勾唇一笑,没有出声。

        顾家三表哥顾瑾柏的位置就在南洛倾旁,稍微侧个身就能说上话。

        “喂,上次你说的能够让我在学院举办的狩猎比赛中夺得魁首的事儿是不是真的?”

        顾瑾柏犹豫了许久才拉下脸和南洛倾说话。

        而南洛倾耳朵动了动,显然是听见了,但依旧淡然的吃着果子,清亮的眸子盯着场上看,摆明了一副看戏的姿态。

        顾瑾柏又喊了两声,南洛倾依旧没有反应。

        他无奈之下,只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喂,我和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见?”

        “这儿可没有叫喂的人,顾三公子谨慎开口。”南洛倾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瞧着关系就十分的疏远。

        顾瑾柏还从未设想过这一种情况,毕竟之前南洛倾在顾府是挺好说话的,他还以为南洛倾变了性子。

        至少人变得温婉贤淑了。

        但他没想到!南洛倾的性子还是如此刁钻难缠!

        是他瞎了眼以为南洛倾是真的变好了。

        “你这又是耍什么花招?之前不是你问我的,说我若是想赢了比试,就来找你?”

        “那也得看我们之间的交情呀,你叫我喂的话,我们之间可是一点交情都没有。你要是叫我一声小表妹的话,那我们之间的交情不就深了么?”

        南洛倾说完,顾瑾柏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

        好像的确是这样。

        于是,顾瑾柏乖乖的叫了声小表妹,“你上次说得送我的弓箭,可还算话?”

        “自然,过几日就给你送到府上去。”

        这声小表妹很受用,她答应得也爽快。

        顾瑾柏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上赶着,于是他轻咳了声,为自己解释道:“我可不是图你一个弓箭,我就是想看看你玩什么花样。”

        “三表哥放心,到时候你会求着我要的。”南洛倾自信得很。

        这时场上的灯光昏暗了几分,又响起了优雅的乐声。

        皇后娘娘在上首说道:“众爱卿品酒也累了,看看歌舞解解乏。不过,为了让大家看得尽兴,本宫添了个彩头,也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龙血芝,是疗伤圣药。本宫一直珍藏舍不得拿出来,今日高兴,就不存在什么舍得和舍不得的,众爱卿高兴最好。”

        话音刚落,就有嬷嬷取了龙血芝出来给众人展示。

        南洛倾的注意力全被龙血芝吸引走了,在烛火之下。龙血芝竟还泛着流光溢彩。

        这可是个好东西。

        秦御修全程黑脸,不论皇后娘娘说什么,他都毫无兴趣。

        南洛倾暗骂他不识货。

        “那龙血芝可是治王爷腿伤的第二个药引,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南洛倾好心提醒。

        秦御修这才舍得扭头看一眼龙血芝。

        场上挺多人对龙血芝势在必得的,毕竟这可是疗伤圣药,谁家不想留一个能救命的药呢。

        姑娘们则对什么灵药不感兴趣,她们精心打扮就是为了让场上的贵人们多看她们一眼。

        如此一来,她们飞上枝头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些。

        “既然是第二味药引,就得你去取来。”秦御修说得更是轻巧。

        南洛倾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做一回事,她才不做这种吃力讨好的事。

        秦御修既然想要龙血芝,就得他自己想办法。

        上首处皇后的声音继续响起。

        “为了让比试更加的公平,本宫邀请了楚国的皇子来当评委,想来最公平公正。如果没有异议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

        众人哗然,楚国的皇子来了?之前还从未听说过竟有别国的人来参加皇后娘娘的寿宴。

        楚国是祁国邻国,虽不如祁国强大,但好歹是一国皇子。

        有一些姑娘就将自己的希望压在楚国的皇子身上。

        要是能凑巧被楚国的皇子看上了,那好歹也是个王妃。

        南洛倾也有些好奇皇后娘娘口中的楚国皇子是谁,于是她的目光四下转了转,却并没有发现那个疑似楚国皇子的人。

        真不知道那人躲到哪儿去了。

        或许是宴席上这种目光太过于多,皇后娘娘耐着性子解释道:“众人不必猜测炒楚国皇子在何处,他就在那帘幕之后,你们虽看不清他,但他却是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到你们的。

        如果大家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可以上来表演,不分先后。”

        有歌舞助兴,还能看美人,大多数人是极有兴致的。

        第一个上去的是楚萱儿。

        wap.

        /106/106672/27720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