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一舞动京都

第二十九章 一舞动京都

        “啪嗒”一声细微的轻响,在喧嚣的大殿之上无法引起众人的注意。

        敏锐的安雨还是发现了异常。

        御王殿下将重金打造的轮椅把手竟被掐断了。

        安雨匆忙上前将扶手取走,心中暗叹:王爷心情不好,拿什么东西出气都行,为何偏偏拿这重金打造的轮椅出气?

        弄一个新得来得费不少功夫。

        若说南洛倾一开始舞剑还有些生疏,过了没一会儿,她竟能达到人剑合一的状态。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众人看得目不转睛,个个都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一副如梦似幻的美卷。

        末了,南洛倾利落的收好剑,立在大殿中央。

        明明是十分瘦削娇弱的身形,愣是生出几分豪气万丈来。

        秦御修慢条斯理的喝酒,俊美寒霜的脸上却噙着一抹神秘的笑意。

        人群中不知是谁鼓了个掌,其他人回过神来,也跟着鼓起掌来。

        空旷宏伟的大殿上,响着此起彼伏的掌声。

        南洛倾一舞动京都,以后无人敢说她不学无术了。

        南玉薇与楚萱儿等人的脸色差到极致。

        楚萱儿差点将银牙给咬碎了,心道:“这个女人哪儿来得能耐?之前怎么从未听说过她会什么剑舞?难不成往常是在扮猪吃老虎?她这女人果然心机深沉,要是不把她除了,以后后患无穷。”

        南玉薇绞着帕子,阴冷的想着:“本姑娘算是着了这小贱人的道,竟然对其掉以轻心。要是以后让她发展起来了可还行?要弄她必须得短时间解决了她。”

        顾瑾蓉抓着顾瑾柏的手腕,指着南洛倾道:“三表哥你看到了么?小表妹技惊四座!就连南玉薇的琵琶都比不上小表妹的剑舞。小表妹真的做到了!”

        顾瑾柏被她晃得头晕,于是抬手按住她的手臂,让她不要太过于激动。

        “瞧见了,小表妹还真是次次令人惊喜,不知道下一次还能碰上什么样的惊喜。”

        不知不觉之中,顾瑾柏竟然开始期待南洛倾的举动。

        “小表妹不愧是姑姑的女儿,和姑姑一样厉害。回去后,我就和祖母说说这件事,祖母知道的话,肯定很开心。”

        皇后娘娘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僵硬,秦宏业则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南洛倾,不知在想些什么。

        自古以来,帝王的心思,总是令人揣测不到。

        剑舞结束。

        皇后娘娘例行询问楚国皇子的意见,“皇子觉得如何?御王妃能拿个什么样的成绩?”

        就在众人期待楚国皇子的回答时。

        紧闭的帘幕打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从太师椅上跳下来,蹬蹬蹬的跑下台,小跑到南洛倾身边,将自己的小手挤到她的掌中牵着。

        众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楚国皇子竟然是个屁点大的小孩?难怪要待在帘幕之后。

        而这样一个小孩竟然能听出来乐声才艺的好坏,还真是稀奇。

        更令人惊奇的还是楚国皇子竟然主动亲近南洛倾。

        难道他们之前认识?

        不应该啊,毕竟楚国皇子来访的消息并没有多少人知晓。

        南洛倾有什么资格与楚国皇子相熟?

        如今局势四国鼎立,除了祁国之外,还有楚国、西凉和东渡。

        楚国地界不大,不如祁国兵强马壮,但楚国善于制作神兵利器,其武器是三国都必不可少的。

        每一年,祁国都得从楚国手中买过不少的兵刃与甲胄,也因此,楚国赚得盆满钵满。

        这一次楚国皇子能来,主要也是为了谈这一笔大生意。

        祁国皇室得从楚国皇子楚云染手中买进不少神兵利器,为了得到一个优惠的价格,自然得对楚国皇子恭敬些。

        “姐姐,我觉得甲等都配不上你了。你的剑舞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

        这一口一个姐姐脆生生的,听得人心都化了。

        南洛倾本不喜与人肢体接触,可这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南洛倾自然就没有将他的手松开。

        而这孩子她也认出来了,就是之前在后花园的泥沼地里救出来的小孩。

        本以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没想到竟然是楚国派来谈生意的皇子。

        只不过,楚国为何派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谈生意?

        是因为这个皇子的身份地位足够高,还是说想派一个孩子来敲打祁国?

        这些南洛倾就不得而知了。

        “你才多大年纪?竟觉得我的舞是天下第一?”南洛倾笑着答道。

        她平常都冷着一张脸,无悲无喜,这么一笑,辉煌的宫殿都瞬间黯然失色。

        “我就是知道。”

        楚云染傲娇的摇晃着脑袋。

        皇后娘娘见两人关系如此亲密,讶异的询问:“皇子与御王妃之前认识?”

        楚云染轻哼一声,表明不太想回答皇后的问题。

        在楚云染身边伺候的嬷嬷出声解释道:“前不久小殿下在泥沼地里出了危险,四周无人敢上前一帮,只有御王妃娘娘愿意出手相救。小殿下这才得以脱困。此等救命之恩,奴婢与小殿下谨记在心。”

        秦宏业眸光泛着冷,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泥沼地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就算能将人救出来也是九死一生,没想到御王妃还有这种能耐。”

        他可不愿见御王府的人与楚国皇子走得太近。

        南洛倾不卑不亢的回答:“不过是碰巧在书上见过这一种从泥沼地中救人的办法,陛下谬赞了。”

        “好啦,既然比试已经结束了,总得评出最好的表演。不知楚国皇子心中最好的成绩是谁?”

        皇后端庄得笑着打着圆场。

        楚云染掷地有声道:“御王妃甲等,自然是御王妃胜出。”

        “既然是御王妃胜出,这些彩头都送到御王府上。”皇后命令嬷嬷将东西送走。

        南洛倾也悄悄的松了口气,总算是将龙血芝弄到手了。

        如此一来,看秦御修还有什么话好说。

        秦宏业突然对南洛倾起了浓厚得兴致,“之前还从未听过御王妃会剑舞,怎么藏着掖着这么多人?”

        南洛倾还没来得及回答,元安侯就迫不及待的起身准备领功。

        wap.

        /106/106672/27720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