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深吻

第三十一章 深吻

        到底谁好谁不好,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反正到最后,她都是要离开这个地方跑路的。

        两人正说着话,发现四周的守卫突然变得森严起来。

        安雨问了下,才知晓是七宝塔里的天山雪莲被偷了,他们得排查盗贼是谁,就得一一查找,并且搜身。

        安雨的脸色很是难看,东西就在他的身上,要是这么一搜,恐怕得露馅。

        到时候会牵扯出来不少的事来。

        更重要的是,那天山雪莲若是被收了回去,王爷的腿该如何好?

        安雨询问秦御修的意见,秦御修没有回答。

        眼看着搜寻的队伍就要搜到他们身上了。

        南洛倾当机立断的拿过锦盒,打开盒子,在散发出异香之前直接塞到了自己嘴里。

        安雨气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那可是给王爷治病的药,王妃怎么就这么吃了?

        她把东西给吃了,那王爷吃什么?

        就在安雨气愤时,南洛倾扣住秦御修的下巴,当众吻了上去。

        唇齿之间的交缠,使得天山雪莲的汁液全都喂进秦御修的嘴里。

        对于南洛倾的接触,秦御修本能的抗拒。

        但知晓那是天山雪莲,避让的话就再也没有第二株了。

        两人吻得时间有些长,在外人眼中,就是御王殿下与御王妃的关系好得不得了,竟然吻得难舍难分。

        楚萱儿本来想来表哥跟前上眼药的,却没想到瞧见这一幕,气得差点吐血。

        “南洛倾这女人就是银荡,竟然敢当众对表哥做这种事!她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马依依看着不由的捂住眼,怯弱道:“话虽如此,可御王殿下也没有避开,所以说,御王殿下也是十分享受的?”

        “享受什么享受?是干净纯洁的表哥都被那女人给玷污了!”楚萱儿气得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搜身的守卫搜到两人跟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一旁等着。

        过了一会儿,南洛倾松开秦御修,薄唇娇嫩,仿佛一朵待人采撷的娇花。

        而秦御修黑沉的脸也染上一丝红。

        几人大大方方的让守卫搜身,守卫搜不到什么,就放人离开。

        上了马车,秦御修就开始兴师问罪,“你刚才做什么?”

        “若不是妾身,那天上雪莲就被人发现了。王爷不感谢妾身就算了,竟然还质问上了。”

        “你不是说那药用来做药引?怎么就这么吃了?”

        还是用如此方式喂他吃。他合理怀疑,南洛倾就是想吃他的豆腐。

        “最好激发药效的办法当然不是这种,但事态紧急,这样吃也是一样的。而妾身的后槽牙藏着好几种药,自然是妾身来吃,才能喂王爷。”

        南洛倾的解释条理清晰,这么一听,的确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秦御修也就不问了。

        在马车上,南洛倾给秦御修的腿针灸了一番,又放出点毒血。

        秦御修竟觉得腿上阴寒沉重的感觉轻了很多。

        看来那天山雪莲的确是有奇效。

        在给他施针的时候,南洛倾离他很近,她的神情专注,目光柔和。

        秦御修的视线就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的红唇之上,他的喉结不由的滚动一下。

        南洛倾抬眸,那长而卷翘的睫毛扫过他的脸颊,他的心湖竟荡漾了一下。

        随后,他的眉头紧紧皱起。

        他的心是属于绻儿一人的,又怎么能够看其他女人?

        “让开!”

        南洛倾收完最后一根针,还没来得及坐下休息,就被秦御修冷冷的呵斥一声。

        她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王爷,妾身好心给你施针,你没必当我是杀父仇人吧?”

        南洛倾算是感受到什么叫做吃力不讨好!

        刚才扎针的时候就不应该怕他疼,动作轻了许多。

        要是早知道秦御修是这种恩将仇报之人,她刚就该用点力。

        秦御修别开脸,没有说话,只不过他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南洛倾正打算坐下,马车颠簸了下,她整个人都撞进秦御修的怀中,而秦御修下意识抬手搂了她一下。

        而她撞上去的位置好巧不巧,正是他作为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于是南洛倾的手上力道加重了几分,直到秦御修吃痛,她才松开手,故作抱歉的说道:“王爷,妾身没撞疼你吧?妾身一时没有站稳,头有些晕。”

        说这话时,她眼中还闪着狡黠的光。

        秦御修咬牙一字一顿道:“很,好。”

        两人回府后,南洛倾拖着疲倦的身躯正要去睡,却被秦御修扣住手腕。

        “去哪儿?”

        “睡觉啊,王爷好兴致不想睡,妾身可困得要命。”

        南洛倾的语气带着几分疲倦。

        感情上台舞剑的不是秦御修,他是不累,可南洛倾这一天可忙得很,累得已经上下眼皮直打架了。

        “既然已经用了第一味药了,就继续用第二位药。”

        秦御修淡漠的说道。

        用了天山雪莲之后,他感觉很不错,要是继续用龙血芝的话,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走两步。

        这条腿伤了太久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站起来。

        南洛倾皱起眉头,无情的拒绝,“王爷不必如此着急,等时机到了,妾身自然会为你医治。天山雪莲在你的体内还没有完全消化,就用龙血芝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听到这话,秦御修也就不纠结了,放南洛倾离开。

        南洛倾回到自己的小院,简单梳洗过后就睡得很香。

        倒是秦御修一夜难眠。

        安雨单膝跪地,“王爷是否觉得王妃太过于奇怪?他那剑舞并不像是随便舞的,反而更像是一种奇特的武功。”

        “的确如此,她身上藏着不少秘密。”

        如今,秦御修对她好奇大于厌恶。

        她大多时候表现得散漫,但认真起来又有别样的魅力。

        “王爷,属下担心她是陛下安插在王爷身边之人。毕竟安远侯是陛下的人,那么王妃……属下就是担心王妃给王爷用的药有问题。”

        安雨就是想得多且杂,总是担心秦御修会受到伤害。

        “那药若是有问题,最先毒死的不应该是她么?”

        秦御修轻抚薄唇,当时南洛倾用得是嘴对嘴的方式。

        wap.

        /106/106672/27720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