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控诉

第三十七章 控诉

        南洛倾与秦御修还没说话,春香就先哭嚎起来。

        “王爷,您可算是来了,奴婢不想活了。奴婢只想跟着宋小姐一起去了。奴婢就见不得王爷被一个恶毒的女人所霸占。若是小姐泉下有知,必然会伤心欲绝。”

        春香第一次与南洛倾见面就先咬南洛倾一顿。

        “你既真的想死,又为何在我们面前做戏?要不要本王妃帮帮你,送你一程?”南洛倾握着秦御修的飞镖,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嗜血。

        接近春香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的心头上。

        在春香的印象中,所有的姑娘都应该像宋姑娘那样柔媚可人,就连说话都不能大声。

        像南洛倾这种嗜血的女子,简直是闻所未闻。

        春香往后挪了两步,寻求秦御修的帮助,“御王殿下救命,当初南洛倾就是这样杀了宋小姐。”

        “宋玉绻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不是比本王妃清楚得多么?”

        在南洛倾的印象中。

        在成婚的前一日,她收到宋玉绻的信,说是她愿意主动离开,只盼着南洛倾能好好对待御王殿下。

        南洛倾虽对宋玉绻厌恶至极,却并不觉得宋玉绻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她就去了那家客栈见宋玉绻,可刚到,她就发现宋玉绻已经断气了。

        她刚想离开,香草便带着许多人冲了进来,说是她害死的宋玉绻。

        毕竟当时房中就只有她们两人而已。

        再加上整个上京都城都知道南洛倾刁难任性,她杀人的事儿实在是太过于正常了。

        可宋玉绻除了御王守护以外,她的身份并不高。

        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孤女罢了。

        所以死了一个孤女,是动摇不了南洛倾的地位。

        当时宋玉绻死时,南洛倾费劲的解释过,可没有人听她的解释。

        到后来,她也烦了,既然他们都不听解释,她有什么好说的?那还不如不说好了。

        再加上原主鼠目寸光,总觉得宋玉绻死了更好,这样一来,御王殿下就是她一个人的。

        她回去准备了下,第二天就满心欢喜的嫁给秦御修。

        可没想到,等待她的竟然是秦御修疯狂的报复。

        而指认南洛倾是凶手这件事,春香就是主力。

        春香被南洛倾轻蔑的眼神所惹怒。

        “王爷,南洛倾如此凶残,她杀了小姐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而王爷,这才多长的时间,您得心就已经向着南洛倾这个女人了么?当初小姐豁出去了命救了你。除此之外,小姐还守了您这么多年,可王爷您,却迟迟不能给小姐一个名分。这些苦楚,小姐都忍了。可一转眼,王爷您竟然就和杀了小姐的凶手一起成婚,并且琴瑟和鸣!小姐若是知晓这件事,岂不是会伤心欲绝?”

        香草一口气说了许多,将她与宋玉绻说得十分可怜。

        南洛倾冷着张脸看戏,“瞧瞧,什么话都让你说了。你家小姐什么身份,就仗着救了王爷一命,就想要王妃的名分么?那也得多问问她配不配。话再说回来,宋玉绻救王爷一命,这么多年,王爷待她也不薄。足够抵这恩情了吧?如今人死了,你是想让王爷一辈子守寡无后么?那你的心肠还真是恶毒。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么恶毒,可见你的主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南洛倾!”秦御修咬牙喊了她一声。

        他不允许有人说绻儿一句不是。

        “王爷,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的宝贝宋玉绻到底是谁害死的么?反正人不是本王妃动的,休想让本王妃背锅。”

        南洛倾并没有对宋玉绻动手,可见对她动手的是另有其人。

        还有,整件事本来就透着古怪。

        以南洛倾与宋玉绻不和的情况来看,宋玉绻为何要自讨苦吃的找上门来?

        整件事都透着古怪。

        她有种预感,他们都被人算计了。

        香菜不死心道:“王爷,如今小姐死了,奴婢也不想独活。但在奴婢去之前,也希望王爷不要受人蒙蔽,最好能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

        “不巧,你如今已经是本王妃的人了。本王妃让你干嘛就干嘛。”南洛倾回眸看了秦御修一眼,“王爷应该没有忘记之前的承诺吧?这丫头现在归妾身了。”

        秦御修沉默半响,竟开始纠结。

        南洛倾到底要做些什么?

        春香惊恐得瞪大眼,她根本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会落在南洛倾的手中。

        南洛倾继续提醒道:“王爷若是想要这条腿好好的,就要记得自己所承诺之事。”

        秦御修回答:“本王并不是不守承诺之人,你既要人,带走即可。”

        南洛倾命人将春香押回自己的院子,她会好好的逼问,让她将知道的东西都吐出来。

        知晓自己被秦御修送到南洛倾后,春香竟惊吓过度,昏厥了过去。

        因春香的话,秦御修对南洛倾的态度冷了不少,不等南洛倾就自己回了院子。

        南洛倾望着他的背影吐槽道:“没想到阴晴不定的御王殿下还有如此深情的一面。既如此深情,为何不早早的与宋玉绻成婚好了。”

        如此一来,她也不会惹上这么多的麻烦。

        棠悦听着她的吐槽,低声说了句:“王妃有所不知,并不是王爷不想与宋姑娘成婚,而是宋姑娘一直不答应与王爷在一起。”

        “哦?”

        南洛倾的确是不知道这件事。

        毕竟在原主的心目中,秦御修是谁都配不上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在宋玉绻这儿屡屡碰壁呢?

        “奴婢查到的所有消息,的确是这样的,就是宋姑娘总是有借口拒绝御王殿下的提议。所以两人相处了五年,却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听到这话,南洛倾的心情好了不少。

        “拽天拽地的秦御修也有今天?那宋玉绻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要是个普通的姑娘,要是能得到秦御修的青睐,早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他的床了。”

        棠悦纠结道:“王妃这么说王爷恐怕有些不好。”

        南洛倾笑笑没有回答。

        反正她又不喜欢秦御修,那么在乎他的感情史做什么?

        wap.

        /106/106672/27720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