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逼供

第三十八章 逼供

        香草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竟落入南洛倾的手上。

        她在府中算是半个主子,早就狂习惯了,对待南洛倾的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进了院子,香草还梗着个脖子,不服气道:“你以为你是谁?真以为嫁给御王殿下就能成为御王府的主人么?你给宋姑娘提鞋都不配。”

        “哦?看来你这丫头心机不浅,对待宋玉绻还算是忠心。既然如此,本王妃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忠心耿耿。”

        南洛倾命人搬了个贵妃榻来,棠悦回屋又拿了床雪白的狐皮铺在软塌上,笑着与南洛倾说道:“王妃娘娘请坐,这样就不会嗝到你了。”

        南洛倾满意的朝着她点了点头,慵懒的侧躺在贵妃塌上。

        “棠悦,狠狠的打她,打一巴掌,本王妃送你一片金叶子。然后,打一下还得问一遍,到底是本王妃好还是宋玉绻好。”

        她解下腰间的荷包,纤纤玉手打开袋子,露出里面满满当当的金叶子。

        这些都是她从顾老太君那儿拿的。

        顾老太君担心她银子不够花,给了她好几袋金叶子。

        毕竟曾经的南洛倾,一高兴就将一家店给买空的事儿也是常有发生。

        她素来赏罚分明,棠悦做得不错,她会重重赏她。

        棠悦惊喜不已,摩拳擦掌的朝着香草走去,信誓旦旦的与南洛倾保证:“王妃您就放心好了,奴婢定会完成,不辜负王妃的托付。”

        香草跪得笔直,“你们除了屈打成招,还能有什么招数?像宋姑娘就绝对不会这样对待下人,难怪王爷看不上你……”

        话音刚落,她的脸便被棠悦打了一巴掌。

        “说,到底是我们王妃更好还是你那宋狐狸精更好?”

        香草被打得吐了口血唾沫出来,冷笑道:“你以为打了我我就会害怕不成?我对宋姑娘的忠心日月可鉴。”

        “啪。”棠悦下手不轻,她自己的虎口都被震麻了。

        “我们家王妃美艳动人,宋狐狸精除了会勾引男人以外,一无是处。你眼睛瞎了,觉得宋狐狸精更好?”

        棠悦的心绝对是向着南洛倾的,但她之前曾见过宋玉绻几面。

        怎么说呢,那姑娘长得还算是小家碧玉,但是与王妃相比,宋玉绻就是极为普通的一张脸。

        御王殿下不过是伤了腿,导致行动不方便,可没有人说御王殿下是伤了眼睛。

        怎么会眼睛不好使呢?

        王妃娘娘比那宋玉绻不知道还要美上多少倍,御王殿下却偏偏被宋玉绻迷得死去活来。

        真是搞不懂。

        香草被打得红了眼,说话的声音开始变得更咽。

        “宋姑娘自然是好的。至少宋姑娘心地善良,不会像你们这样非打即骂。”

        “啪。”

        又是干脆利落得一巴掌,棠悦自打上手之后,简直是快准狠。

        将香草打得措手不及。

        “你要是不想受这些皮肉之苦的话,就早点识时务的说王妃才是最好的。要不然你少不了一顿毒打。再说,你怎么就知道宋玉绻心地善良呀?万一她就是装得好呢?背地里其实就是一坨臭狗屎。”

        棠悦早就想教训宋玉绻身边的人了。

        毕竟曾经宋玉绻害得王妃被御王殿下误会了许久,后来御王殿下还差点将王妃给打死了。

        这些仇虽不能算在宋玉绻身上,但可以算在香草身上。

        香草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你凭什么这么说宋姑娘?你又不了解她,又怎么会知道宋姑娘是极为善良的女子?像宋姑娘那样的女子,就连地上一只蚂蚁爬过,她都不忍踩上一脚。再看看南洛倾,她不仅骄蛮霸道,还草菅人命。是你执迷不悟,跟了这种主子。”

        南洛倾被香草的歪理给逗笑了,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笑骂道:“瞧你这话说的,难道宋玉绻从来不吃肉不成?难道有毒蛇要吸宋玉绻的血,她还主动献出自己的鲜血不成?不过是装得好罢了。”

        虽说她与宋玉绻接触得不多,毕竟秦御修将宋玉绻保护得太好,生怕有人伤害了她。

        当然,秦御修最怕的就是南洛倾伤害了他的宝贝心上人。

        所以往常也不让南洛倾与宋玉绻接触。

        但以女人的第六感来看,南洛倾敢打赌,宋玉绻绝对不是个善茬。

        棠悦疯狂点头表示赞同,她抬起手,香草便惊恐的别开脸,她已经被她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就怕棠悦又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招呼在她的脸上。

        可这一次棠悦抬起手,却没有打她。

        棠悦先是摸了摸头上的珠钗,然后又摸了摸手腕上戴着的翡翠手镯,然后又摸了摸刚到手还没有焐热的金叶子。

        “瞧见了么?这都是王妃赏给我的。你的主子应该是没有这么大方吧?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跟了个不好的主子,才会过得如此凄惨。你要是早点弃暗投明,跟了我们家王妃,这些好处,你不也有吗?”

        南洛倾看着棠悦得意的小表情,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这小丫头真是越看越可爱。

        香草虽对那些首饰眼热,但她毕竟对宋玉绻忠心耿耿,又怎么会因为这么点东西就倒戈呢?

        “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会在乎这点身外之物,跟了个如此恶毒的主子……”

        棠悦根本不给她机会将话说完,又招呼了一巴掌。

        南洛倾听香草说了半天,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而且嘴巴竟比她的脸皮还要硬。

        她就没了陪她戏耍的兴致,将剩下大半袋的金叶子丢给棠悦,“数数这里面还有多少片金叶子,就打她多少巴掌。留她一口气,本王妃还有用。”

        宋玉绻的死还藏着许多谜题还没有解开。

        她平白被人算计差点丢了性命,这件事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对香草的折磨,也不过是刚开始而已。

        南洛倾进屋躺了一会儿,门外响起规律的巴掌的清脆响声。

        虽说棠悦的手打得很疼,但她的情绪却是十分的高亢的。

        这可是王妃交给她的第一个重要任务,她可不能马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香草,不能少打一下!

        wap.

        /106/106672/27861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