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细作

第四十五章 细作

        “不过,楚国皇子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呢?可是有吃了什么?”南洛倾抬眸询问顾瑾天。

        “出事以后,本官就封锁了大理寺,将所有的人都控制住,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这儿。想要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本官一点时间。”

        大理寺在断案这方面速来料事如神。

        他眼神示意手下们将楚国皇子用过的东西都检测一遍,果不其然,他们在楚国皇子用的杯子上发现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

        沾染上后便会吐血。

        而这药粉是谁弄上的?毒死楚国皇子又是什么目的?

        南洛倾不过是休息了一盏茶的功夫,顾瑾天就已经将凶手揪出来。

        凶手是一个潜伏在大理寺打杂的大婶儿,她趁机在杯口上涂抹上毒药,目的就是为了让楚云染有去无回。

        顾瑾天质问道:“是谁派你来的?你这么做又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大婶儿偷偷的看了大理寺丞好几眼,“没,没人派我来。”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压下去酷刑伺候。”顾瑾天不与她过多的废话,在酷刑之下,她为了活命肯定会将所有东西都吐出来。

        眼看着楚国皇子中毒一事有了结论。

        大理寺丞从身后拔出一把长剑,就朝着那妇人刺了过去,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妇人就倒在血泊之中,死不瞑目。

        顾瑾天怒视大理寺丞,呵斥道:“为何杀了凶手?”

        大理寺丞丢了长剑,信誓旦旦的狡辩道:“她这样的人死有余辜。这么多人在这儿看着,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妇人之仁。只有让这妇人死了,才算是给楚国皇子一个交代。”

        顾瑾天不进他的圈套,眼中迸射出怒火,“可本官还没有问出来她的幕后主使是谁,你就动手杀了她,难不成你是想包庇她背后之人?”

        大理寺丞连连摇头,否认道:“大人冤枉下官了,下官怎么敢有那种心思?下官这么做完全是一时糊涂,脑子一热就这么做了,根本就没有想太多。而且下官这么做也是有好处的,好处就是这个凶手不会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楚国皇子是安全的。”

        “鬼扯!来人啊,给我将这妇人身上好好的搜!”顾瑾天与大理寺丞的关系一直都不太融洽。

        大理寺丞更是个阳奉阴违之人,大多数事儿表面上答应得好好地,背地里还是会偷偷使坏。

        而大理寺丞的地位不如顾瑾天高,他就喜欢搞些花样。

        这一次杀了重要的证人,线索也就断了。

        到时候该如何与陛下交代?

        寺正馊了一圈,从夫人的手臂上发现了一个青色的印记,这个印记属于东渡国的杀手。

        可见,这一次的刺杀是东渡国阴险的手段。

        顾瑾天回过味来,也想明白东渡国为何这么做。

        楚国皇子要是死在祁国,那么楚国必然会与祁国交恶,而东渡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不得不说,这一招的确是阴险。

        南洛倾缓过劲来,深深的看了眼大理寺丞,心道大理寺丞的心思绝对不简单。

        她走到顾瑾天身边,与其耳语,“大表哥,小妹觉得这大理寺丞不简单,当时那妇人连连看了大理寺丞好几眼,似乎是认识的模样。而且那妇人本来是有话要说的,可大理寺丞迫不及待的动了手,还一剑封喉。这种行为,太过于奇怪了。”

        “小表妹说得即是,这是我没有考虑到的地方。”

        有了南洛倾的提醒,顾瑾天也怀疑起大理寺丞的用心。

        大理寺丞平日里见血都会怕,今日竟然敢提刀杀人?

        没有什么目的,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顾瑾天朗声吩咐道:“此人是东渡国派人的细作。你们将茶壶还有人都送到宫中去,顺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陛下说清楚。”

        “属下遵命。”

        有人将尸体和茶壶处理了。

        “下官就说嘛,这细作留着万分危险,还是早些处理为好。下官这可是立了一件大功。”大理寺丞竟然自卖自夸上了。

        顾瑾天冷眼盯着他,警告道:“还有下一次的话,你就滚出大理寺。”

        大理寺丞不服气,“顾大人,你这么说未免太过于霸道了些,下官这么做为了什么?不还是为了楚国皇子还有您的安危么?万一这人又对你们出手该当如何?”

        “谁教你的可以随便动俘虏动手?幕后主使都还没有问出来,你就将人杀了,难不成是要杀人灭口?”

        “大人,你这就是冤枉我了。我可是一颗心都向着祁国和大理寺,一颗心可昭日月。再说,这个细作到底是谁的人不是很清楚明了了么?她不就是东渡国派人的人么?”

        大理寺去理直气壮的与顾瑾天争论起来。

        “她一个细作是凭借着什么本事进得大理寺?难道没有内应么?本官还没有将内应问出来,你就急不可耐的将人杀了,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大理寺丞一下子真的没有话说,“这……若是大人都是这么想下官的话,下官的确是无话可说。”

        顾瑾天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争吵,就转身与楚国皇子说话,“皇子,你要么去内殿休息一会儿,买兵器的事儿,我们可以等来日再商量。”

        顾瑾天没有忘记正事。

        既然要聊到买兵器的事儿,就不是南洛倾可以听得了。

        南洛倾朝着顾瑾天点了点头,就与顾瑾蓉一同离开。

        “仙女姐姐慢着,本皇子有话和你说。”

        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南洛倾停下脚步,回眸看他,“小皇子还有什么要说的?”

        “仙女姐姐又救了本皇子一次,本皇子不知要如何谢仙女姐姐,要么仙女姐姐和我提一个要求。不过这个要求必须是本皇子力所能及的。这样才好报答仙女姐姐的救命之恩。”

        楚云染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圆溜溜的转个不停。

        是个极为可爱的孩子,就连南洛倾看见他,心都已经被萌化了。

        “让你帮我个忙?你这么问的话,我一时可没想到要让你帮什么。”

        wap.

        /106/106672/28145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