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跑路

第五十四章 跑路

        南洛倾听见秦泰然的名字,额角就突突得疼。

        她担心棠悦的嘴里又冒出什么古怪的话,赶忙抬手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你从哪儿看出来他们为了抢本王妃而大打出手?他们两人关系本就不和睦,对上以后就少不了唇枪舌剑,与本王妃的关系可不大。”

        南洛倾可不想将这种事儿往自己的身上扯。

        “王妃娘娘!你对这种事未免太过于迟钝了些。那王爷盯着大皇子看得眼神就差没有喷出火来。还有大皇子无时无刻不在看你。他之所以住到御王府里来,都是为了得到王妃娘娘的青睐。”

        棠悦说着说着,思绪渐渐的飘远,“在容貌气度上,大皇子是远远不及御王的。可大皇子身份高,腿脚也利索,与娘娘倒是挺般配的。若是御王殿下的腿没有受伤就好了。”

        南洛倾听她这番离谱的话,二话不说就摘下手链往她的头上砸。

        “皇家皆是龙潭虎穴,一个御王本王妃都要应付不过来,哪儿还会想着获得大皇子的青睐?本王妃只盼着大皇子早些意识到,不论他付出多少的努力,都改变不了我是他皇嫂的事实。”

        “奴婢自然是知晓娘娘如今的身份,奴婢就是这么一说而已。说起大皇子的身份,其实若不是当年出了点意外,真正登上九五之尊的应该是御王殿下才是。”

        棠悦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的玉石手串,吹了吹上面的落尘,又用帕子仔细的擦拭过后再还给南洛倾。

        南洛倾对那段过往有点印象,但了解的不多。

        毕竟秦宏业已经登上皇位,谁有事没事的诽谤陛下呢?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儿?”

        “好像是说太上皇突然暴毙,而御王殿下尚在襁褓,既是在襁褓就没有办法管理朝政。这个时候丞相提出了个建议,说是让当今陛下暂且当摄政王,等到御王殿下十六,就将皇位还给御王殿下。

        后来御王殿下逐渐长大,最后长成一位翩翩少年郎,不仅十分有能耐,还继承了太上皇的骁勇善战,十六岁就已经战功赫赫。按理说,那一年,皇位就应该还给御王殿下。

        可就是在班师回朝的前一天,御王殿下碰见刺杀,还因此伤了腿。好在御王殿下命不该绝,被宋玉绻给救了。御王殿下的腿就此伤了,再也站不起来。

        祁国可从没有出过一个瘸子皇帝。御王殿下的皇位自然也就落空。从那之后,御王殿下的性情就变得十分的古怪,也就只有宋玉绻在他身边日日夜夜的照顾他,才得到他一些优待。这么一拖,不知不觉已经拖了许多年。”

        棠悦的话语之中满是可惜。

        有可惜秦御修这么一个少年英雄却落得瘸子的下场,她感觉十分唏嘘。

        也可惜秦御修才是根正苗红的太子,却因为重重原因,最后只能够将自己的皇位拱手让人。

        如今的秦御修只能够当一个空有名讳,却没有实权的皇子。

        就像是从云朵之上跌落泥地,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轻松接受这种落差。

        南洛倾又躺会床上,盯着鹅黄色的帷幔。

        “这样说起来,御王殿下的腿伤时间未免太巧了些。正要回国接皇位,却伤了腿。在这件事上,你说没有秦宏业的手笔我都不信。”

        秦御修受伤,最大的受益人是谁?不就是秦宏业么?

        当年将皇位抢过去就动机不纯。

        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大权在握、养尊处优,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将皇位让出来给皇侄子呢?

        棠悦惊恐的瞪大双眼,赶忙四下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确保附近没有人之后,棠悦才松了口气。

        “王妃娘娘,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可不能说,被人听见的话,可是会被拿来做文章的。杀头都算是轻的,严重的还有株连九族。”

        南洛倾不以为意的说道:“皇城处处都透着危险。你说得这些倒不算是什么。话说回来,那背地里的人能暗算秦御修一次,那么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难道秦御修处处都能有这好运气,都有人搭救?”

        南洛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自己若是一直跟在秦御修身边的话,难保不被人算计。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若是被人算计,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等查明宋玉绻的死因后,还是赶紧找个时间跑路好了。

        “娘娘的担心也没有错,这可怎么办?”

        棠悦想起今天的刺杀就脸色煞白。

        若是再来几次,娘娘都能招架得住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先睡吧,睡醒之后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南洛倾说了一会儿话便困得不行,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但今天终究是有人孤枕难眠。

        秦御修回了院子,瞥见大堂中,一桌丰盛的饭菜都没有动,但全都冷冰冰。

        这是他提前准备给南洛倾的谢礼。

        谢她昨晚帮他治腿。

        而这一桌饭,就是为了缓和双人的关系。

        却没想到,南洛倾根本就没有回来用膳的打算,而是和顾瑾天花天酒地去了。

        回来还和秦泰然打闹在一处,连人都往府中领。

        南洛倾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安风与安雨都察觉到主子的情绪不高,他们连忙屏住呼吸,就怕不小心惹了秦御修不高兴。

        “说说看,秦泰然到底与王妃有什么苟且!”

        秦御修说这话时,简直是咬牙切齿。

        安风跪下,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

        “今日娘娘先是送香草去大理寺,顺便碰见了顾家大少爷顾瑾天与顾家小姐顾瑾蓉。顾瑾天正与楚国皇子楚云染谈兵器生意。却一直都谈不拢。

        王妃好奇,就多留了一会儿。也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楚国皇子中了毒命悬一线,是王妃眼疾手快的将人救下。此行为也帮大理寺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顾瑾天为了感谢王妃的帮助,就提出请王妃吃饭。三人到了黄鹤楼,又凑巧撞上了大皇子。期间大皇子找王妃说话,王妃对大皇子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wap.

        /106/106672/28335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