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五五分

第六十三章 五五分

        皇后娘娘要给大皇子选妃的事儿在宫中闹得沸沸扬扬。

        上京不少的女眷都盯着大皇子正妃的位置,她们早已蠢蠢欲动。

        南玉薇等这一天已经多年,赏花宴上她绝对不会出糗,必然会将大皇子殿下拿下。

        南玉薇期盼的盯着赵氏的脸,还以为娘亲会和以往一样好说话,她要什么就给什么。

        就算她想要的是天上的星星,娘亲也绝对不会拒绝,肯定会厢房设法的帮她弄来。

        但今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娘亲的脸一直用团扇遮着,脸色更是阴郁至极。

        按理说今日是爹爹的寿宴,娘亲的心情并不会如此糟糕。

        赵氏怒斥道:“你屋中那么多柜子的衣裳头面不够用么?还得重新做一套?”

        “我屋中的头面才多少?而且之前都已经穿过见过人了,现在还穿得话,只会被人笑话。女儿可不想被京都贵女笑话。而且一套衣裳和头面根本花不了多少银子,娘亲怎么就不同意?”

        南玉薇发起了大小姐脾气,娘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抠门了?

        她十分懂事得只挑了一套衣裳头面而已,若是别人,恐怕是得挑上三套不止。

        娘亲竟然还不知足!

        “南洛倾刚才来要走了家中十万两白银,你的衣裳和头面还不贵?”赵氏放下团扇,半张脸上青紫的痕迹很是刺眼。

        南玉薇被吓得捂住嘴,“怎么会这样?南洛倾这个贱人怎么能来打娘亲?她眼中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这仇来日娘亲必然要她血债血偿。你扶为娘下去……”赵氏气得头阵阵发晕,不回去躺着休息一会儿,恐怕这身子得遭不住。

        “南洛倾那贱人凭什么?她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在我们元安侯府耀武扬威!”

        南玉薇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对南洛倾恨之入骨。

        她抢大皇子也就算了,竟然还处处与元安侯府作对。她难道忘了自己到底是谁的种了不成?

        “呵,还不是仗着有一个御王给她撑腰?来日你嫁给大皇后,你就是未来的太子妃。在地位上就压南洛倾一头,她必然不敢再欺负你。等到那个时候,南洛倾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娘亲,女儿从来没有将南洛倾那个草包放在眼里过。如今她的嚣张也只是一时的。就算御王的身份再尊贵又怎么样?就御王那残破的身子,恐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以后的路还长着,南洛倾以后还能有这好日子过么?”

        南玉薇恨不得直接弄死南洛倾。

        同时,她更是后悔不已,当初要不是心软放了南洛倾一命,现在南洛倾早就成了孤魂野鬼,还怎么在她面前作妖?

        赵氏心疼得摸了摸她的脸,“好了,不提那个晦气的。短时间之内她也不会再来元安侯府闹。倒是你与大皇子的事儿怎么样了?听说大皇子前不久刚约你用膳,你们两个应该聊得不错吧?”

        赵氏是从底层爬上来,费劲千辛万苦在成了侯府夫人。

        这一路吃得苦就只有自己一人知晓。

        单单一个侯府夫人并不能满足她的野心,她望女成凤,盼着南玉薇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等到那时,她才算是真的显赫。

        南玉薇面容微僵,隐在袖子中的手掌直接攥起,长长得指甲将手掌娇嫩的皮肤划破,她都无动于衷。

        赵氏问完以后,却迟迟没有得到答案,她还以为是南玉薇在走神没有听清,于是又问了一遍。

        也就只有玉薇与大皇子的关系好起来,她心中的阴郁才能一扫而空。

        南玉薇想到那日大皇子看着南洛倾痴迷的眼神,心中的嫉恨又深了几分。

        为了不让赵氏数落,她只好随意回答道:“自然是聊得很好,大皇子殿下觉得女儿的才情极好,对得起京都第一才女的名头。”

        “这就好。这些日子南洛倾再发疯的话,你就忍一忍。等到以后你飞黄腾达了,再好好的与南洛倾算总账。”

        赵氏脸火辣辣的疼,快步回屋让婢子上药。

        南玉薇却立在原地,迟迟没有上前,她喊来贴身丫鬟,面无表情的吩咐道:“给表哥传个信,就说上次我们商量的事儿就不要再等了。现在就可以动手。我一刻都等不及了,我要南洛倾挫骨扬灰!”

        丫鬟领命,低着头快步离开。

        ……

        南洛倾与秦御修一同坐在马车上。

        因秦御修帮了他一个大忙,她笑容甜美得给秦御修沏了一壶茶,亲自端给他喝。

        “多谢王爷解围,这茶是孝敬你的。”

        不是名茶,秦御修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何况是马车里放着的冷茶。

        秦御修冷冷的瞥了眼,瞧见她粉嫩的指尖与天青色的瓷器相得益彰,他竟鬼使神差的将茶杯接了过来。

        等他正要低头抿一口的时候,嗅到次一点的茶香,顿时没了兴致。

        “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就只有一杯茶?”

        南洛倾倒不觉得尴尬,而是轻声分析,“这就是王爷想得不对了。能值得本王妃奉茶的人并不多,王爷能喝到本王妃亲手沏得茶,是王爷的荣幸。”

        秦御修冷笑一声,这反倒成了他的荣幸?这丫头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巧嘴。

        看着秦御修的盛世美颜,南洛倾的喉头发紧,渴得厉害,拿起一杯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秦御修抓住她的手,就着她的手喝了两口茶。

        南洛倾愕然的看着他,“王爷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怕本王妃在你的茶水里下毒不成?”

        还是觉得她手中的茶汤味道更好一些?

        秦御修不置可否,为什么这么做?他倒没什么理由,这么想了自然就这么做了。

        南洛倾垂眸盯着瓷碗,挣扎了下,还是将瓷碗放下。

        都已经被秦御修喝过了,她要是再喝的话,不合适!

        秦御修的脸色微沉,讥讽道:“本王下朝时连朝服都没来得及换,紧赶慢赶得来帮你解围,你就一盏茶就将本王给打发了?”

        这样子的谢礼,他根本无法接受。

        wap.

        /130/130408/31135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