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顾锦书

第六十七章 顾锦书

        南洛倾看出来顾锦书是真的不要这些钱财。

        她慢悠悠的将荷包系回腰间,“那总得让本小姐表达一下谢意,不如这样,你跟着本小姐来。”

        南洛倾提步走在前面,棠悦蹦蹦跳跳的跟上。

        过了半响,顾锦书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棠悦回头瞪了他一眼,让他赶紧跟上,不要站在路上发呆。

        要是碰上苏灵儿那女人,保证没命活。

        顾锦书往常看书,书中都说女人危险,越是漂亮得女人越是危险。

        理智告诉他得离去,不能和南洛倾等人继续相处。

        可他就是鬼使神差的跟上去,就想看看南洛倾会带他去什么地方。

        她先是去了一家成衣铺,掌柜很是好说话。

        “姑娘可是做衣裳?做几身衣裳?姑娘长得这般绝色,什么衣裳穿在姑娘身上都美如天仙。”

        掌柜嘴甜得很,夸得棠悦心情不错,“那当然啦,我家小姐可是京都第一美人儿。”

        “哦?难道姑娘是元安侯府的南玉薇南姑娘?还真是令我这铺子蓬荜生辉。”掌柜嘴甜得很,很是会说。

        棠悦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南玉薇那女人怎么能与我家小姐比?她给我家小姐提鞋都不配。就是个狐狸精妾室生的小贱人,怎么配当京都第一美人儿。”

        掌柜与顾锦书两人愣在原地,没想到瞧着可可爱爱的一个姑娘,骂起人来这么狠。

        掌柜立马改口,“这些都是京都瞎传的,能有几分真实?再说姑娘这般美,肯定是南姑娘比不了的。”

        顾锦书却是在心中嘀咕,就连南府的南玉薇姑娘都不放在眼里,这两个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

        掌柜给南洛倾介绍了好几身衣裳,南洛倾全都不看,而是直接径直走到男装的区域,挑选了质量最好的布料。

        “给这位公子做几身衣裳,春夏秋冬各两套,还有那件成衣先随便改改,给这位公子换上。”南洛倾买衣裳连价格都不问。

        顾锦书走到她的身边,纠结道:“姑娘未免太破费了,若是给小生买衣裳,一件即可,没有必要这么多件。”

        棠悦轻哼一声,“小姐财大气粗,别说是买几件衣裳了,就将这家铺子买下来都不成问题。”

        顾锦书不说话了。

        顾锦书本就长得秀气,眉眼之间还有一股子浩然正气,气度不凡,收拾齐整以后,竟然不输那些公子哥。

        南洛倾又带顾锦书去吃了饭,吃饱喝足以后的顾锦书,感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顾锦书起身给南洛倾行礼。

        南洛倾不解的望着他,“难道不是本小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么?哪儿来得你的救命之恩?”

        “其实小生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一顿饭了,身上更是一分银子都没有。本来是想着饿死街头算了,没想到还能碰见姑娘。”

        顾锦书这才对南洛倾放下心防,开始诉说自己的事儿。

        南洛倾突然懂了,当时苏灵儿的马蹄即将落在她身上的时候,顾锦书是如何一腔孤勇的冲出来。

        只因他已经失去了希望。

        “其实,你好手好脚,不至于找不到活来。而且听说京都的大夫诊金都不低,你……”

        南洛倾不知道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不喜窥探旁人的隐私。

        如果顾锦书愿意说,她自然是乐意听的。如果顾锦书不愿与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吐露太多,她也不会逼问。

        棠悦疑惑的瞪大眼,“是啊,你这么年轻,身强体壮的,哪儿找不到活?”

        顾锦书为难道:“这是小生的私事,暂时还不想说。”

        “好,还请顾公子帮我去拿一壶女儿红来。”南洛倾使唤着顾锦书。

        顾锦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转身就去找掌柜要了一壶女儿红。

        等顾锦书拿着女儿红回来的时候,桌上放着几片金叶子,而南洛倾两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金叶子到底是留给谁的,不言而喻。

        顾锦书颤抖着手拿起金叶子,重重的闭上眼。

        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缘分见到这位姑娘。

        因南洛倾的帮助,顾锦书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进了赵氏医馆,因他装扮得好,医馆中人对他还算是客气。

        “这位公子可是要拿药的?”跑堂问道。

        “不是,我听说你们这儿招大夫,我恰巧学过几年的医术,可以来当大夫。”顾锦书觉得自己总归是要找个活养活自己。

        而他熟读医书,当个大夫再合适不过。

        “我们的确是要召大夫,你去里头与我们的掌柜谈吧。”

        顾锦书便去了内堂,掌柜见顾锦书气度不凡,谈吐也不错,对他很是满意。

        “既然如此,我觉得你不错,就留下来吧。”掌柜将契书给他,顺便问了他的名字。

        “顾锦书。”说这话时,顾锦书还有些紧张。

        但转念一想,他都已经与赵氏的掌柜聊得这么好了,掌柜应该不会反悔。

        没想到听到他的名字时,掌柜立马将契书收回,变脸也比翻书还快,“顾锦书,你也敢来我们这儿干活?你难道不知道,整个朱雀街都没人要你么?滚出去!”

        顾锦书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跑堂赶了出去。

        “以后别来了,要是再敢来,见一次打一次!”

        这已经是顾锦书被赶出去的第十次,但他不死心,又换了好几家医馆,可每一家都聊得很好,等到问名字的时候就出事了。

        顾锦书被赶出去的次数多了,心也越来越凉。

        他大抵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赶出去,但他不甘心。

        为什么世上的这么多事如此的不公平?

        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这些人如此对他?

        于是顾锦书的心中就燃起一团火,他还没有去最后一个地方。

        他再去那个地方试一试,要是还是没有办法,他就死心,离开京都,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小姐,我们还去那些铺子么?”

        “去,反正今天还有时间。”南洛倾继续往自家的铺子的方向去。

        这一次,她倒是注意起路来。

        wap.

        /130/130408/31180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