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私通

第七十三章 私通

        南洛倾小心翼翼的将沉睡的毒虫收回瓷瓶中,随口答道:“那王爷未免想得太轻松了些。此毒虫说明,王爷身上中得不止一种毒,想要解毒的难度又上升了一层。”

        “你没辙了?”

        尽管秦御修极力表现得很正常,但他眼中还是有一闪而过的失望。

        “那怎么可能?全天下都没辙,本王妃也有得是办法。既然已经发现了,解起来就有眉目了。”

        毒虫阴险得地方在于隐蔽得很深,多年都不会让人发现它的存在,就在不知不觉中蚕食宿主的身体。

        而解决办法,她隐隐记得古书中有记载,明日再翻看下古书便明白解毒的办法。

        “你说,这毒虫是西凉皇室所有的?”秦御修记得自己腿上的毒是与东渡大战后留下的。

        是东渡人在兵器上淬了毒,这才伤了腿。

        那西凉的毒虫又是因何而得的?

        “的确,毒虫是西凉人下的,腿伤是因东渡人得的。看来王爷得罪了不少人。”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命实在硬。

        西凉属于各国中兵力较弱,但有至高无上的医术,与其他各国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

        各国的药材与医术都得从西凉来。祁国与西凉也和平多年。

        西凉与祁国能有什么渊源?竟然恨不得他马上死?

        秦御修失血过多,有几分眩晕之感,腿上的伤口还在淌血,他招手让南洛倾治伤。

        南洛倾直言拒绝,丢给他一瓶药膏,“王爷刚才捏妾身的手倒是挺大劲的,既这么有劲,不用倒浪费了。这么小的伤口王爷自己处理即可。”

        秦御修拽着她的手腕,将她扯到自己怀中,粗暴的撕开她手臂处的衣裳,露出一片红肿的擦伤。

        他刚才捏着她手臂的时候,就感受到她手臂上的伤口。

        “怎么弄的?”

        南洛倾轻笑一声,直言不讳道:“王爷还好意思问妾身的伤是怎么弄的?还不是王爷的爱慕者嫉恨妾身,在街上疾驰骏马,要不是妾身身手快,早就成了马下亡魂了。”

        秦御修想了一会儿,联系她所说得,很快锁定一人。

        “苏灵儿。”

        “王爷心里有数就行。”

        南洛倾转身去研究那半死不活的蛊虫,似乎蛊虫都比秦御修身边的莺莺燕燕有意思些。

        不过苏灵儿对她的所作所为,她全都记下,以后可别让她赚见,要不然有苏灵儿的好果子吃。

        两人累了就各自睡下。

        翌日天一亮,南洛倾与秦御修一同出门。

        刚打开门,就瞧见楚萱儿在门口兴奋的踱步。

        “表哥,我要告发南洛倾私通!”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让她等到机会了,不枉费这些天她吃得苦。

        秦御修昨夜排了毒血,今日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此时他眉头一挑,示意楚萱儿好好说。

        “和谁私通?”

        “昨日我的侍女瞧见南洛倾在外面和男人勾肩搭背,那就是妥妥的给表哥你戴绿帽。如此不守妇道的女人,表哥你还是早些将她休了,再浸猪笼!要不然御王的面子往哪儿搁!”

        楚萱儿激动得瞪大眼,恨不得手舞足蹈的给秦御修演一出。

        秦御修没有耐心听下去,而是冷声道:“本王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要是真这么闲,就回去抄写佛经,抄到心静为止。”

        “表哥,你怎么能不信我的话。我是你的妹妹,怎么可能会骗你?你不会是被南洛倾那个女人给蒙蔽了吧?”

        楚萱儿一肚子的委屈无从述说,明明自家的侍女亲眼看见南洛倾私通,怎么可能有假?

        表哥竟然相信一个外人而不愿相信她!

        秦御修自然也会派人暗中观察南洛倾,自己的王妃到底有没有私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滚回去,你要是再不回去,今年就别想出御王府。”

        秦御修不愿再多说,这个妹妹若不是看在上一辈的面子上,他早就将其赶了出去。

        南洛倾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秦御修破天荒的愿意信她一次。

        真是难得。

        楚萱儿被吓得眼睛一红,转身离开又撞上南洛倾种植药草的药盆。

        她不满的踹了一脚,药草上的花粉黏在她的裙摆上,她也没注意,就快步离开。

        棠悦气鼓鼓的上前将药盆抚正。

        表小姐欺人太甚,竟然对小姐的药盆动手动脚。

        这些可都是娘娘的宝贝。

        秦御修还得上朝,没有与南洛倾多言。

        棠悦上前心疼道:“要么奴婢将这些药盆收起来吧,免得被人给糟蹋了。表小姐太过分了,走路就不能看着点么?”

        “别气,那是一株毒草,最毒的就是上头的花粉,若是不触碰它还好,若是碰到了,免不了三天的上吐下泻,连床榻都下不了。”

        棠悦心情好转,开心的拍手,“还是娘娘高明。若是有人想动娘娘的药草,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御修今日上朝,穿着装扮都与往常无异,可就是不知为何,竟比往常还要俊朗上几分。

        有几个官场里的元老与秦御修寒暄。

        “看来娶了夫人就是不一样,御王殿下的脸色也比以前好上许多,看来还是美人儿养人。”

        此言引得许多人往秦御修这边看。

        当然,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只敢偷偷打量,不由的点头附和。

        朝堂之上,素来沉默寡言的秦御修竟开口点评政事,而仔细一琢磨,发现御王殿下针对的只有一个人。

        骠骑大将军苏将军。

        苏将军被怼得面上无光,气愤了一早上。

        下朝后,他追上秦御修,不满道:“不知王爷为何要在朝堂之上处处与本将军作对。”

        秦御修轻蔑一笑,冷声道:“这就得问问苏将军的好女儿了。”

        苏将军一头雾水的回府,将苏灵儿抓来反复质问。

        唯一能扯得上干系的,也就只有昨日苏灵儿当街纵马,差点伤了御王妃一事。

        “爹,那个女人不过是个没人要的丑八怪罢了。你管她死活做什么?”

        苏将军一怒之下甩了苏灵儿一巴掌,“你往常胡闹也就罢了,惹那御王府的人做什么?”

        wap.

        /90/90999/20923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