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反杀

第八十一章 反杀

        南洛倾笑得可人,语气更是温柔如春风,说得话更像是和姐妹在闲聊。

        “你刚才不就是想用这串流苏杀了本王妃么?怎么?到你身上你就知道怕了?”

        南洛倾用流苏在她脖颈上绕上最后一圈,缓缓收紧。

        楚萱儿倒是想挣扎,可她根本不是南洛倾的对手。

        力气上不如南洛倾,招式上更打不过南洛倾。

        她如今就像是砧板上的鱼,随便南洛倾怎么处置。

        “你……你住手!你若是伤了我,你也别想好过!”

        楚萱儿艰难的从齿缝中挤出这句话,她出气多进气少,眼前阵阵发黑,感觉已经一脚踏入了鬼门关,随时都会一命呜呼。

        “若不是我武功好,现在剩下一句尸体的就是本王妃了。本王妃可不信你会手下留情。你可以对别人做的事情,别人就不能对你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南洛倾逐渐收紧流苏,楚萱儿疼得翻着白眼,连话都说不出了。

        安风安雨两人一直注意着牢门外的情况,见此画面不由的扭头看向秦御修。

        “禀报王爷,王妃好像是真的要将表小姐勒死。”

        秦御修自然听见狱门外的动静,只不过懒得睁眼看罢了。

        “急什么?南洛倾她既敢这么做,自然担得起后果。”

        王爷都这么说了,安风与安雨不敢反驳一个字,但都为楚萱儿捏了一把汗。

        狱门外。

        南洛倾笑得依旧美如仙子,不过笑意不达眼底,手上缓缓用力,楚萱儿痛苦万分,嘴角还沁出血来。

        “表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楚萱儿眼角滚出大颗大颗的眼泪,整张脸都哭花了。

        本就没多少气能喘息,这么一哭,更是直接将脸憋得通红。

        她后悔极了,自己为何如此蠢,竟然妄想招惹南洛倾。

        现下是直接连命都搭上了。

        “太迟了。”

        南洛倾收了笑,懒得在她身上浪费多于的时间,手下收紧,楚萱儿咽下最后一口气,彻底晕死过去。

        两个狱卒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腿直发软。

        等了一会儿,南洛倾又拿出一颗通体碧绿的药丸塞进她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

        南洛倾带着惊呆了的棠悦离开。

        两个狱卒这才敢跑上前,探了探楚萱儿的鼻息,吓得直接瘫软在地。

        楚萱儿竟然真的死了,还是死在御王妃手上……

        “这人死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肯定是直接送到义庄去,我们这天牢可不停放死尸。”

        两个狱卒很快就商定好楚萱儿的何去何从。

        直到楚萱儿被带走,秦御修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安雨倒是憋着一肚子的话没地说,等了半响,还是没忍住开口。

        “王妃这么做,恐怕不好善了。”

        “楚萱儿蠢笨无比,非得招惹南洛倾,自食苦果罢了。”

        秦御修低低说了句,这些事他倒不上心,多一个字都不愿说。

        他早就知道自家王妃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普通人又怎么会懂那么多医术?

        安雨轻叹了口气,倒是在担忧另一件事。

        “王爷,您总不能一直被他们关着。我们得想个办法出去,若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布了这么久的局是时候收网了。属下愿为王爷抛头颅洒热血,必然成就霸业。”

        “时机不对,本王不做没把握的事情。王妃不是说会想办法么?不如等上一等。”

        秦御修倒不急于用最后那张底牌。

        这底牌打出来后,可就再也重开的机会,要么一雪前耻,要么永坠地狱。

        代价有些大,他得好好思量。

        安雨急了,“王妃一个女子能有什么办法?最多只能找元安侯哭一哭。可王妃在元安侯那儿并不受宠,元安侯又怎么会为了王妃出面?

        若是王妃为了王爷去找顾家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就算顾家人手眼通天,应该也斗不过陛下。”

        安雨越说越心慌。

        这件事怎么看都是个死局。

        王妃又有什么能耐破局?

        秦御修望着南洛倾离开的方向,意味不明道:“不如拭目以待。”

        南洛倾漫步离开天牢,心情倒是不错,嘴里还哼着小调。

        棠悦的脸早就吓得青白,“娘娘,表小姐死了,虽说表小姐身份不高不低,但好歹是条人命,又那么多人瞧见。陛下若是问罪起来,娘娘大概是无处可逃。”

        她深吸一口气,扣住南洛倾的手腕,眼中蓄着泪,下定决心道:“要么娘娘到时候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奴婢身上,奴婢能为娘娘死,是奴婢的荣幸。”

        南洛倾捏了捏她婴儿肥的脸,“不会有事儿的,我们两个都不会死。”

        雨下得越来越大,天色阴沉得像是一只吃人的野兽。

        南洛倾回了御王府,发现王府的大门竟贴了两张封条,还有带刀侍卫守在门口。

        棠悦朝着那些人呵斥道:“你们这些人在这儿做什么?你们当御王府是什么地方?御王府是你们说封就封的么?”

        带刀侍卫拿着鼻孔看人,面无表情的回复。

        “御王妃娘娘还是去别处吧,这儿陛下已经下令查封,谁都不准进。”

        “这儿是娘娘的家,不让娘娘进,你们打算让娘娘去什么地方?”棠悦气不过,与那带刀侍卫争辩了起来。

        往常那些侍卫瞧见娘娘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个个都是夹着尾巴做人,脸上陪着笑。

        可如今气焰无比嚣张,就连御王妃都不放在眼中。

        “娘娘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本来御王犯事儿,御王妃也只能在牢房里待着。但陛下念在元安侯一片忠心与顾家满门忠烈的份上,给娘娘一条活路。娘娘可别不珍惜。”

        带刀侍卫握紧刀把,大有如果南洛倾不听劝的话,他就只能动手的架势。

        雨幕中,南洛倾站在伞下,任由雨水溅湿名贵的衣裙。

        雨声夹杂着带刀侍卫阴沉的呵斥声,她沉静的站在那儿。

        这时,一道尖锐的嘲讽声在身后响起。

        “姐姐怎得如此狼狈?有家不能回的滋味不好受吧?这侍卫大哥是个明白人,一眼就看出来,姐姐之所以安然无恙,绝对是看在元安侯府的面子上。”

        wap.

        /106/106672/28618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