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觉察

第八十三章 觉察

        “那么大表哥可知道他们是如何定罪的?”

        要想救秦御修,就得查明皇后他们是在哪儿动得手脚。

        三日后就得三堂会审。

        时间紧迫,她的走动必然被多双眼睛盯着,总归会打草惊蛇。

        留给她试错的机会不多了。

        “小表妹,难道你还想为秦御修平反不成?”顾瑾天眉头缓缓蹙起,显然不赞同她的想法。

        南洛倾的心思被看穿,倒不记得反驳,抿了口茶水,偏头凝视着焦尾琴。

        “大表哥怎么不继续弹了?小妹许久未听如此高山流水之乐,大表哥的琴艺高超,乐声沁人心脾。”

        她笑得和她夸的话一样甜。

        顾瑾天说话喜欢点到为止,指尖在琴弦上跳跃,环佩相击的清悦声流淌而出。

        过了半响,南洛倾才笑着追问道:“大表哥觉得,如果小妹我去劫狱的话,胜算有几分?”

        琴音发出一道刺耳的裂帛声。

        南洛倾面色如常,顾瑾天却重重咳嗽两声,就连脸都憋红了。

        “收回这些不可理喻的心思。劫狱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难不成想被杀头不成?”

        顾瑾天想起曾经的一些传闻,说是自家小表妹喜欢秦御修喜欢得疯魔,用尽手段都要嫁给秦御修,成为御王妃。

        想来那些传闻没有半丝掺假。

        小表妹这痴症竟比以前还要严重,就连劫狱这种事情都能想得出来。

        她一个弱女子,难不成还能打得过御林军不成?

        “可小妹也不想看着王爷在牢中受苦,若是王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小妹只能和夫君一同赴黄泉,好歹能做一对苦命的鸳鸯。”

        南洛倾这么说的确是在演戏,但在演戏里,夹杂着几分真情。

        倒不是因为她已经对秦御修爱得死去活来,只不过是原主的诅咒还没解。

        秦御修若是死了,她也得跟着玩完。

        她是真心实意的想救秦御修出来,可大表哥不配合,她只能用如此极端的办法来炸一炸顾瑾天。

        “休得胡言,以后这种话不准再说了。”

        顾瑾天一脸为难道:“以前上京所有的案件都会交给大理寺受理。可这一次因关乎到大皇子,也就是未来储君的性命。陛下亲自处理三堂会审,就算大表哥想帮你,也没能耐插手。”

        “他们说那些凶手中有一个王爷的贴身侍卫,这才断定是王爷动得手。小妹能不能去看一眼那贴身侍卫?”

        南洛倾一下就抓到了重点,见了那几具尸体,应该就有答案了。

        “不行,必须有陛下的口谕才可以见他们。但在这紧要关头,陛下又怎么会让你去见如此重要的证人?除了陛下,除非大皇子能同意。”

        顾瑾天当即打断她的幻想。

        马车外风驰雨骤,马车内落针可闻。

        南洛倾慵懒的靠在垫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躺着,好半响才开口。

        “知道啦,大表哥你就放心,小妹不会干傻事儿。”

        看来,要救秦御修,就得剑走偏锋了。

        顾瑾天再抚琴早已没了刚才的心境,他脑中总盘旋着南洛倾的话。

        他怎么觉得小表妹不像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

        唉,希望只是他想多了。

        到了顾府,雨势稍停,空气中满是泥泞的土气。

        天色低沉,夜幕来临。

        院内有人在急匆匆的四下行走,急匆匆的,神情紧张。

        “小表妹,已经给你准备了客房,你过去看看如何,还有没有需要的东西,与管家说即可,我已经吩咐下去,都会为你安排妥当。”

        南洛倾提出去见祖母,但顾瑾天却说太晚了,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说。

        但来了顾府,不拜见祖母有些说不过去。

        况且时间还早,这么早休息,倒有些反常。

        南洛倾沉吟片刻,乖巧的回答:“都听大表哥的安排,既然祖母不方便见人,那就明日再见也不迟。”

        顾府给她安排得住处在西苑,离东苑不远,这么一路走过去,倒费了不少功夫。

        走到青石板路上,棠悦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娘娘的下一步要怎么走?”

        南洛倾目视前方,“怎么走哪儿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不都一直被人推着走么?”

        “娘娘不必过多担忧,若是御王府真的没了,顾家还会永远护着娘娘,有几位大人在,必然能护娘娘周全。”

        棠悦这么说一半是为了让南洛倾宽心,另外一半则是安抚自己慌乱的心绪。

        她只是个小丫头,还从未碰见过如此祸事,更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而南洛倾就是她唯一的主心骨,只能询问娘娘的意见。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还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刚从东苑出来的小侍女撞上南洛倾。

        小侍女不认得南洛倾,倒是旁边的大丫鬟呵斥:“怎么长眼得?竟然连元安侯府的表小姐都敢冲撞!不要命了是不是?”

        端着药坛跪在地上的小侍女吓得瑟瑟发抖。

        元安侯府的表小姐不就是那个喜怒无常、脾气极差的表小姐么?

        完了,撞上这位主,恐怕是没命活了。

        “表小姐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求表小姐饶奴婢一命。”

        南洛倾突然在她跟前蹲下身子,她还拔下头上的金钗放在手中把玩。

        大丫鬟瞬间吓得胆都要破了。

        表小姐不会是要用金钗捅死这小侍女?

        虽说小侍女冲撞了表小姐有错,但那也是事出有因,还罪不至死。

        小侍女早已闭上眼等待着处罚,不料那簪子就在那侍女的药壶里搅了搅,又拿出来闻了闻。

        “三七、银杏、丹参、红花、水蛭,府中是谁中风了?”

        大丫鬟跟着跪了下来,不敢言语。

        “本王妃问你们,到底是谁用了这药?”南洛倾缓缓起身,声音不怒自威。

        大丫鬟顶不住压力,将知道的事情都一股脑的说了。

        “是顾老太君病了,事情是早些发生的,大夫开了药。这些药也是顾老太君用的。奴婢们正打算将这些药渣给处理了。”

        其实大老爷有提过,这件事不能和外人说起。

        wap.

        /106/106672/28632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