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舒坦

第八十八章 舒坦

        南洛倾哪儿知道那老叫花子在什么地方?

        本来就是瞎编的,自然是找不到人。

        但祖母的用心令她心情激荡,原来被人无条件的宠着是这种感受。

        那她更不能让祖母有事儿,也不会让顾家出事儿。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连他的模样都记不清了。老叫花子云游四海,若是想找他,恐怕和大海捞针差不多。而且老叫花子说了,以后都别找他,只要悬壶济世,救百姓于病痛之中,那就是在怀念他了。”

        南洛倾这么说就是为了让顾老太君打消这离谱的念头。

        “都怪那元安侯不是个东西,宠妻灭妾的窝囊废,才害得你的娘亲早早故去。若是你能在你娘的教养下长大,上京第一名媛必是你的。哎,是祖母当初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跟着一个叫花子学本事。”

        顾老太君眉头皱起,自责起当年没有注意到这些。

        南洛倾趴在她的膝上,眨了眨微微湿润的眼。

        “祖母你身子不好,就别忧心忡忡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人总得要朝前看。”

        南洛倾有能力保证治好祖母的身子,但她没有办法治好她的心病。

        只能说些好听的哄着。

        老人嘛,若是不哄着,日子可就难过了。

        顾老太君舒朗一笑,“是啊,我倒没你这小丫头通透。”

        她思考了一会儿,提起正事儿,“御王摊上这等大事儿,你是怎么想的?陛下看在顾家战功赫赫的份上,保下你是没有什么问题。

        再加上你也救过大皇子一命,大皇子是个重情义的,有他给你求情,陛下也不会将你牵扯进去。

        只要你愿意,就与御王和离,以后御王府的事儿就与你无关。婚事你也别担心,以后再寻到你喜欢的。祖母想方设法也会给你找来。若是你以后不愿再嫁,那祖母就养着你一辈子。”

        老人沙哑的声音,真挚又温暖。

        南洛倾缓缓直起身子,盯着她的眼眸,柔声道:“可孙女,只喜欢御王殿下一人。御王,待我也是不错的……”

        外人都说御王喜怒无常、杀人如麻,但对她,已然算是不错。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得与御王共进退。

        顾老太君沉默半响,释然一笑,轻抚她的黑亮长发。

        “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此事我会让你几个表哥帮忙,你就好好休养就是了。”

        从房中出来,屋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明明是夏末,就已经冷成这样了。

        这小雨绵密瘆人,就像上京诡谲的局势一样,杀人不见血。

        棠悦急忙追上给她撑伞,“小姐可一定要保重身子,若是病倒了,可就更令人担心了。”

        顾瑾天与她迎面撞上。

        “你都知道了?也是,你这么聪明,什么事儿都瞒不了你。”

        “大表哥,以后这种事儿就别瞒着我了。我有办法救祖母,外面那些庸医,不行。”

        南洛倾郑重的与顾瑾天说,眼睛一瞬不眨的盯着他。

        她的发丝被细雨沾染,使得美得如瓷器一般的人多了几分孱弱。

        可她倔强的眉眼依旧桀骜。

        “知道了,御王的事儿我会帮你游走,你别太担心就是。”

        顾瑾天匆匆离去。

        南洛倾沿着石板路回西苑。

        她沐浴更衣后,穿着素净单衣,拿起笔墨纸砚,写了一封信,字字真切。

        “帮我将这信送出去。”

        棠悦没有多问,只懂得照做。

        ……

        因马车跑了,南玉薇淋了一身回家,狼狈得和难民似的。

        赵氏瞧见她吓了一跳,不满道:“上哪儿去了弄成这幅模样?你这幅样子若是被外人瞧见了,岂不是会笑话你不配当上京第一美人儿?与你说过多次,你还没有找到一个好郎君,该端着的时候就得端着,听明白了没?”

        南玉薇听着熟悉的指责,倒也没什么多于的情绪,换了身衣裳后,开始咬牙切齿的痛告南洛倾的所作所为。

        “是顾家人为南洛倾撑腰,才害得我淋了一路的雨。顾家还真是碍眼。”

        “南洛倾的确是该死。但还有顾家在身后,把她当做宝贝眼珠子,你这么直直的冲撞上去,哪儿是人家的对手?不过御王倒台,南洛倾以后的日子也绝对不会好过,你就放宽心看戏就是。”

        赵氏心心念念的铺子被南洛倾抢劫一空,她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好在天道好轮回,南洛倾这么快就摊上麻烦了。

        没了御王殿下给她撑腰,就她那性子?恐怕不过半个月就会被人教训得只剩下半条命。

        赵氏精于算计,自然不会选择自己出手。

        这是丫鬟来报,说是听到一个不得了的消息。

        “有话快说。”

        “天牢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御王妃突然发疯,与那楚萱儿姑娘起了冲突,起了冲突也就算了,竟然还将那楚萱儿姑娘给杀了。”

        “杀了?”南玉薇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激动的拍手,“南洛倾的疯病已经这么厉害了不成?竟然连与皇室沾亲带故的人都敢杀?那楚萱儿可算是个郡主!如今就算顾家想要保她都没救不了她。”

        赵氏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蹊跷得很。

        毕竟南洛倾那种精明的女人,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事情是真是假?你可打听仔细了?”

        “千真万确,尸体就在义庄。”丫鬟情真意切的说道。

        “娘亲,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这丫鬟说话向来都是真的。这种大事儿做不了假,随便一打听就知道南洛倾做了什么荒唐事。这可真是天助我们。我们去皇后娘娘那儿参她一本,让她和御王做一对亡命鸳鸯。”

        南玉薇十分佩服自己的善良。

        南洛倾那般坑害她,她竟然还心中念着让南洛倾与御王合葬在一起。

        如此一来,就没有人和她抢泰然哥哥了。

        看来这场雨没有白淋。

        “说得也是,南洛倾被关起来,那么那些铺子不就还是在我们手中么?到时候自然不必愁没有银子花。”

        赵氏吐了一口浊气,心情舒坦得多。

        /106/106672/28645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