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笑话

第九十章 笑话

        棠悦吓了一跳,拉住她。

        “王妃,您还是别出去了吧。南玉薇来势汹汹,恐怕是来找你茬的。顾大公子会帮你的,不需要你出面。”

        她是亲眼目睹南洛倾杀了楚萱儿。

        当时她慌乱得不行,但王妃娘娘觉得这件事不足挂齿,她的心渐渐就放下了。

        只是没想到,一转眼,这件事就被捅到皇后娘娘那儿去了。

        南玉薇还拿着皇后娘娘的令牌来捉人。

        王妃若是被抓走了,这件事恐怕是没有办法善了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出面!

        “这是我的事儿,怎么能让顾家人帮我善后?再说,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敢与他们硬刚的。你放心。”

        南洛倾推开她的手,迎着风雨出了门。

        棠悦赶忙拿起雨伞与披风追了出去。

        南玉薇与顾瑾蓉还在争论不休。

        当南洛倾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所有的争吵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南玉薇眼睛一亮,“妹妹还以为姐姐要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躲着呢,没想到还舍得出来。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罪行?”

        “哦?说来听听。”南洛倾披着狐狸毛披风,皮肤在夜色中依旧泛着荧光,美如九天神女。

        别说是气急败坏的模样瞧不着,就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南玉薇知晓她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才装得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

        看她怎么拆穿她的真面目!

        “你在天牢亲手杀了楚萱儿郡主,皇后娘娘得知此事后,便命我来捉拿你。让你给楚萱儿郡主偿命。呵,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明年今日,我会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给你烧点纸钱。”

        南玉薇洋洋得意的盯着南洛倾。

        她就喜欢将南洛倾踩在脚下,狠狠的践踏。

        南洛倾根本不接她的茬。

        “满口胡言,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告你诽谤的。”南洛倾红唇轻启,不承认南玉薇所诬告的罪名。

        “你就嘴硬吧,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朱嬷嬷,你直接将她带到天牢去就好了。这种人就得处以极刑,要不然祸害得人可多了去了。”

        南玉薇意识到自己不是南洛倾的对手,扭头寻求朱嬷嬷的帮助。

        朱嬷嬷皱着眉,沉声道:“这件事皇后娘娘已经查明,不是你否认就有用的。御王妃,得罪了。”

        她命人上前将南洛倾给绑了。

        顾瑾蓉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可想不出来一个好办法能救小表妹于水火之中。

        “你们说人证物证聚在,在哪儿?难道在你们的幻想中么?”南洛倾浅浅的笑着,丝毫不像是个即将被抓的刑犯。

        朱嬷嬷眉头皱得越发的深。

        她这辈子见过不少人,可从未见过一个人像南洛倾一样,死到临头了,竟还一脸无所谓。

        仿佛她早已胜券在握。

        以她的经验来看,这样的女子可留不得,要不然终成大祸。

        “看来姐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还等什么?带姐姐去一趟义庄,看看楚萱儿郡主的尸体,那么姐姐可就所有事儿都想起来了。”

        南玉薇就是要将南洛倾往死里踩。

        最好永世不得翻身。

        “走,瞧瞧去。”南洛倾率先出门。

        朱嬷嬷倒没想到南洛倾这人会如此干脆,也不犹豫,几人转身出门,上了马车。

        顾瑾蓉毫不犹豫的跟上。

        她得守着小表妹,可不能让小表妹被这几个老奸巨猾的人给陷害了。

        在风雨交加之夜去义庄是个十分挑战胆子的事儿。

        为了看守好南洛倾,朱嬷嬷与南玉薇两人与其坐在一个马车上,就是为了不让她逃跑。

        南洛倾好整以暇的坐着,与棠悦闲聊了起来。

        “从顾府到义庄,有一道不远的距离,路上无聊得很,不如说几个故事解解乏?”

        “王妃说得即是。”

        南洛倾含笑扫了南玉薇与朱嬷嬷一眼,后者都觉得有一阵凉飕飕的风刮过。

        两人不死心的狠狠的瞪了南洛倾一眼。

        南洛倾冷笑一声,开始说起了鬼故事。

        “从前有一处枯井,每逢初一十五,就会传来女子哭啼的声音。村里人觉得奇怪,大着胆子去看,发现井水是满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女人。

        村里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过了没几日。那哭声就出现了。后来啊,有个醉汉,途径水井,听见哭声就凑过去一看,发现井里伸出密密麻麻的和触手似的头发,还有一张女人的脸……”

        “啊!南洛倾!你大晚上的说什么呢你!”

        南玉薇差点吓尿了,失声尖叫。

        一想到等下要去的是义庄,她整个人更加的不好了。

        南洛倾莞尔一笑,用那动听的声音继续说着瘆人的鬼故事,一个接着一个,都不带停的。

        朱嬷嬷好歹是见过世面的,还是被这些鬼故事吓得够呛。

        而南玉薇更是吓破了胆,整个人都在发着抖。

        南洛倾很满意她们的反应。

        说完最后一个鬼故事,马车稳稳的停在义庄门前。

        几人下了马车。

        南玉薇抱着手臂,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生怕会出现什么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南洛倾瞥了眼她的身后,惊恐道:“你背后趴着的是什么东西?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吗?”

        南玉薇爆发出一声尖叫,疯狂的开始抖动身子,和一条诡异的虫子似的在人群中扭动着。

        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视在她的身上,欣赏着她发疯。

        能瞧见被誉为上京第一美人儿南玉薇发疯的模样,实在是很少见。

        顾瑾蓉捧腹大笑,询问南洛倾,“小表妹,她这是怎么了?撞邪了不成?”

        “可能是坏事做太多,心虚吧。”南洛倾偏头看着南玉薇的笑话。

        还是朱嬷嬷看不下去,狠狠的掐了一把南玉薇的胳膊。

        “玉薇姑娘,你还记得正事么?你这个样子,让老奴很难办。”

        “我……我脖子上有东西,你快些帮我把脖子上的东西弄走啊!还和我说什么废话!我就快要没命了!”

        南玉薇吓得嗷嗷大哭起来。

        朱嬷嬷又狠狠掐了一把她的手臂,“你被御王妃耍了。”

        wap.

        /90/90999/2102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