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害怕

第九十一章 害怕

        “什么耍不耍的?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废这些话做什么?还不赶紧帮我把那脏东西弄走!”

        南玉薇的性子完全暴露。

        只因她听了鬼故事后就一直觉得凉飕飕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脖子上吹气。

        夜里乌漆嘛黑的,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难保不会出现什么玩意儿。

        朱嬷嬷是皇后娘娘的人,往常南玉薇对朱嬷嬷连巴结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说这种侮辱人的话?

        朱嬷嬷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虽不至于对南玉薇动手,但还是凉凉的警告。

        “玉薇姑娘年纪不小了,怎么什么话都信?你脖子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南玉薇逐渐的冷静下来,环视一周,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刚才手舞足蹈,蹦蹦跳跳的模样,太过于可笑了些。

        她可是千金小姐,怎么能让这么多下人看笑话?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此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南洛倾,你耍我?”南玉薇拳头攥紧,恨不得找南洛倾拼命。

        这个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歹毒,竟然连这种损招都能想得出来!

        “耍你怎么了?谁让你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愚蠢?”

        南洛倾眉梢轻挑,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南玉薇要立刻扳回一局,催促着朱嬷嬷。

        “我们还是早些找到楚萱儿的尸体,将南洛倾关进天牢为好。她这女人在上京一日就是个祸害。”

        “嗯,这才是正事儿。”

        朱嬷嬷也不喜南洛倾,自然也是希望能尽快将她定罪,也只有如此,她才能早些回去给皇后娘娘复命。

        义庄的管事叫张波,他提着灯笼,佝偻着腰迎了出来。

        在义庄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这是发生什么了?

        他上了点年纪,视力也不太好,当灯照到南洛倾时,他愣了下。

        还以为是狐狸化为的精怪,下意识就要朝拜。

        朱嬷嬷翻了个白眼,“张波,皇后娘娘有命,让你将楚萱儿郡主的尸体交出来,你领着我们几个去看看。”

        “原来是皇后娘娘的命令,小得这就去。”

        张波踉踉跄跄的进屋,指着其中一个棺椁。

        “这里就是楚萱儿郡主,今天刚送来的。”

        南玉薇急急忙忙的冲上去,得意洋洋的说道:“南洛倾,你的死期要到了。楚萱儿郡主的身体就在这儿,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死期要到的其实是你。”南洛倾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的嘴还这么硬?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南玉薇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反正就是伸手进棺椁中,扯了楚萱儿的手,想将她拽出来给南洛倾看。

        以此来控诉她的罪名。

        但不知怎得。

        楚萱儿就这么被她一扯,竟然睁开了眼。

        南玉薇吓得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头重重的砸在地上。

        而楚萱儿又砸回了棺椁中。

        众人哗然,都以为是楚萱儿诈尸了。

        朱嬷嬷吓得连连后退,质问张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郡主的尸体怎么会这样?”

        张波在这儿守了这么多时日,还从未碰见过这种情况。

        嬷嬷问他为何会如此,他又能去问谁呢?

        就在众人屏气凝神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棺椁中传来闷哼声,听着就瘆人得慌,然后是一双搭在棺椁上的手,慢慢的伸了出来。

        朱嬷嬷吓得拔腿就跑,屋中只剩下南洛倾等人。

        顾瑾蓉拉着她的手,小声道:“小表妹,你还是别逞强了,楚萱儿可能是诈尸了,我们赶紧跑吧,要是再不跑,恐怕就得被她吃了。”

        “吃了?她生前没这本事,生后更没这能耐。”

        南洛倾笑着拔出腰间缠绕着的软剑,稳当的朝着棺椁而去。

        顾瑾蓉也害怕得很,但她更是担心南洛倾的情况。

        “小表妹,你还是小心些吧,听说……听说那种东西都挺吓人的,一点儿理智都没有。”

        顾瑾蓉大口的喘着气,吓得心跳都不跳了。

        南洛倾倒无所谓,走到棺椁旁,和楚萱儿圆溜溜且带着愤怒的眼睛对上。

        “怎么样?给你安排得新住处喜不喜欢?”

        楚萱儿除了一开始比较僵硬外,很快就恢复了神志,她发现自己竟然睡在棺椁之中!

        谁敢?

        谁敢将她堂堂郡主放在棺椁中?

        “南洛倾,是不是你搞得鬼?我要和你拼命!”

        楚萱儿瞧见南洛倾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与她扭打在一起。

        南洛倾怎么可能会给她这种机会?

        软剑扎在她的衣裳上,直接将她钉在棺椁上。

        “本王妃劝你好好说话,毕竟刀剑可不长眼。”

        楚萱儿仰视着南洛倾的脸,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又重新出现。

        她好像是在地牢骂了南洛倾两句,然后就被南洛倾给勒死了。

        那种窒息的感觉,她现在还记得。

        她可不愿意再尝试一次。

        “放我出去!以后的账我们慢慢再算。”

        南洛倾冲着外头喊了一句,“都躲着做什么,还不进来看看,楚萱儿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朱嬷嬷也觉得一直在外面待着怪丢人的。

        再加上她也想看看南洛倾到底在搞什么鬼。

        进屋一看,发现楚萱儿不仅活着,身上也有影子,一点儿都不像是个死的。

        “你没死?”朱嬷嬷疑惑发问。

        楚萱儿浑身上下疼得厉害,竟然还被问这种问题。

        这是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啊?

        “狗奴才,你死了本郡主也不会死!”

        楚萱儿刚大点声儿说话,喉咙就疼得厉害。

        朱嬷嬷上前查看,发现楚萱儿的确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那到底是谁传得假消息?说是楚萱儿被南洛倾给打死了?

        罪魁祸首南玉薇此刻悠悠转醒。

        “朱嬷嬷,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那个鬼你们处理了么?”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不会说话就闭嘴!”

        楚萱儿冲着南玉薇咆哮。

        南玉薇很快反应过来,楚萱儿不是鬼,而是没有死,所以才能中气十足的说话。

        /90/90999/21046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