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历史小说 -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热闹

第九十四章 热闹

        秦泰然帮了南洛倾一个大忙,又怎么甘心什么都得不到?

        就一个劲的给南洛倾倒酒,似是想将她灌醉。

        那么其他事儿就好办得多。

        南洛倾看出来秦泰然的意图,但来者不拒的喝着上好的酒。

        她来之前就吃过醒酒的药,说是千杯不醉都不为过。

        两人说着话,门外响起嘈杂的争吵声。

        “姑娘,你不能进去,里面的可是贵客,你若是冲撞了贵人的话,小的也担待不起。”

        “滚开老东西,我这是去捉奸!里面和男子似会的可是我的嫂子。你要是耽误了事儿,姑奶奶我把你整个酒楼都给拆了!”楚萱儿近来一直派人偷偷摸摸的跟踪南洛倾。

        因为表哥出了事儿,她怀疑南洛倾会与外头的姘头勾勾搭搭。

        这不,倒真让她抓住了南洛倾偷        情的证据!

        这一下,表哥肯定会将南洛倾给休了!

        “姑娘,哪儿有你什么嫂子啊,里面的是贵人,小的真的得罪不起,你就行行好吧。”

        店家见楚萱儿衣着尊贵,也不敢真的上手拦。

        要是磕着碰着,他也赔不起。

        “别废话,本小姐的消息绝对不会错。”楚萱儿得意洋洋的冲到门外,一脚踹开房门。

        她得到的消息是南洛倾会情郎。

        可她万万没想到,南洛倾会的情郎是他的心上人大皇子秦泰然!

        南洛倾这贱人什么时候这么有本事了?

        离开了表哥以后,还能够舔着脸勾搭上大皇子?

        大皇子眼睛瞎了不成?难道看不出来南洛倾是个虚伪做作的贱人么?为什么要和这个贱人在酒楼私会?

        秦泰然就盼着将南洛倾灌醉后好亲热一会儿。

        这酒过三巡,竟然被楚萱儿这个丫头给搅乱了。

        “大皇子,你怎么能……怎么能做这种事?你怎么能与南洛倾那个贱人私会呢?她是我表哥的女人,你也不能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吧?”

        楚萱儿又急又怒,一时之间连秦泰然都骂了进去。

        南洛倾抿了口酒,开始看戏。

        正愁找不到借口打发了秦泰然,就来了一个无脑的帮手。

        秦泰然怒了,不顾情面的呵斥道:“你别胡言乱语,我与洛倾是清白的关系。再说,本皇子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你管好自己就行。”

        “大皇子,我这是为了你好,南洛倾这个女人奸诈狡猾得很,任何人靠近她都没有好下场。我这是在帮你,你怎么就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

        “这儿被本皇子包了下来,请你出去。”秦泰然喊来侍卫,“她若是不出去,就直接丢出去。”

        楚萱儿哭得妆都花了。

        “大皇子,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心?而且还是为了南洛倾这种女人!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她有的我也有!她没有的我也有。我比她好上一千倍!表哥受她蛊惑也就算了,怎么大皇子你也受她蛊惑?

        南洛倾就是一个害人精!大皇子你会被她害得很惨的!”

        后面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因为她已经被秦泰然的侍卫丢到了大街上。

        “竟然敢诅咒本皇子!岂有此理!”

        秦泰然听到的都是些夸赞的话,哪儿被一个女子指着鼻子骂过?

        她对楚萱儿的厌恶又高了一层。

        “既然出了这事儿,我还是先回去吧。免得对大皇子名声不好。”南洛倾起身离开,转眼就出了门。

        秦泰然倒是想追,可走了两步便晕得厉害,竟然醉了。

        被丢出门的楚萱儿羞愤交加,带着浓烈得恨意去了地牢,打算找表哥哭诉一番。

        安风与安雨两人刚瞧见楚萱儿的时候还以为是撞鬼了。

        “你怎么还活着?”

        “本姑娘在外面受欺负也就算了,竟然连你们两个侍卫也敢欺负我?你们男人都一个样。都已经被关在地牢里了,竟然还有功夫嘲笑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楚萱儿越想越气,就抽出鞭子打算教训下安风安雨。

        她反正从小到大跋扈惯了,从未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住手,你还嫌不够乱?”秦御修冷冷瞥了她一眼。

        不过是一句平常的话,倒令楚萱儿害怕的收回鞭子。

        “表哥,你知道南洛倾那个女人在外面背着你做什么事儿么?她真的在外面私会情郎。而且情郎你还认识,就是大皇子!

        你与大皇子是兄弟,南洛倾竟然也敢与大皇子勾勾搭搭。多恶心啊。这不是明白着离间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么?”

        楚萱儿一段话说得颠来倒去,越想越难过。

        她就不懂自己哪儿比不上南洛倾那个女人。

        南洛倾还是个已经嫁过人的二手货。

        大皇子还上赶着与她待在一起。

        而她一心一意的对大皇子好,大皇子还将她丢出去。

        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秦御修坐直了身子,认真的回味了下楚萱儿所说的话,整个人都变得阴郁起来。

        “你说南洛倾私会谁?”

        楚萱儿用袖子抹了把眼泪,抽噎着说道:“就是大皇子啊。我今天亲眼瞧见的。

        我早就与表哥说了,南洛倾长着那么一张狐媚子的脸,肯定是不甘寂寞的。表哥你前脚刚被抓进天牢,后脚她就与大皇子勾搭上了。

        她把你当什么啊?她只把你当做攀上富贵的登云梯!转眼就想当太子妃!这一次你被陷害,肯定是有她的手笔。

        表哥,你可千万不要再受她蛊惑了,你应该弄死她,让她给你陪葬!”

        楚萱儿现在恨不得南洛倾去死!

        安风与安雨虽觉得楚萱儿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但还是提醒。

        “王爷,若是郡主说得都是对的,你就不能不放在心上。昨日王妃刚说会救你出去,转眼又和大皇子腻歪在一起,这是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看来王妃很早就和大皇子是一路人了。”

        他们这话说得还算是隐晦。

        但秦御修自然明白他们说得是什么意思。

        秦御修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南洛倾真的会这么做么?

        “哟,这么热闹?都在说本王妃的坏话?难道你们不知道得罪本王妃的下场么?”

        wap.

        /90/90999/21086375.html